小说迷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354章:地狱!太子凄惨被俘!

第354章:地狱!太子凄惨被俘!

推荐阅读:快穿之疯回路转木叶之隐形刺客透视医仙要修仙就上一百层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我能登录游戏农门娘子有点彪锦鲤王妃有空间异侦实录我的妹妹是先知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免费小说网★m.xIaoshuOmI。neT★)    (谢谢高不在上的五万币打赏)

    “殿下,殿下……”

    周围人赶紧冲上来。

    李南风出手将太子宁翼抱在怀里。

    然后用指甲去按他的人中。

    宁翼幽幽地醒过来。

    这是谁弄醒我的?

    为什么要弄醒我?为何不让我如许持续昏厥曩昔?

    他感觉到胸腹之间又一阵难受,不由得又呕出了一口。

    这次不只仅是血,另有酸水。

    这差不多算是神经性呕吐了。

    几天几夜没有睡好,加上情绪压抑痛苦导致的。

    接下来该怎么办?

    宁翼完全是心乱如麻。

    北上去沙城?

    不行能了,这条路再走第三回,军队会彻底崩溃的。

    原地扎营,持续攻城?

    太子宁翼看了一眼高高的城墙,真的没有勇气了。

    别说是宁翼,越国的这十几万大军都没有勇气了。

    十几万大军连续几日奔波,绕来绕去,日夜兼程地赶路,整整走了几百里路。

    不管是身体还是生理都已经疲倦到了极致。

    特别是士气,简直到了崩溃的边缘。

    将是兵之胆。

    这几天,太子、祝霖和南宫傲三人被矜君玩弄于股掌傍边,犹如无头苍蝇一样平常,大家是看翟勖清清楚楚的。

    大将都迷茫了,那士兵简直便是不知所措。

    特别太子宁翼傍边吐血,大家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所以这十几万大军,民气惶惶,满心恐惧。

    三个巨擘再一次密议。

    下一步该怎么走?

    太子宁翼闭口不言,你咱们谁敢再让我决断,我就要杀人了。

    决断,决断个屁。

    几次决断都被矜君算中,让全体大军陷入了绝境。

    尊严和自大都被强烈践踏。

    南宫傲也不决断了,尽管他官职最高,但在这个战场上却不是第一主导。

    足足好一会儿。

    祝霖道:“攻城是不行能的了,兵力足够,但士气崩溃。”

    矜君就在城内,大家真是被他揉搓得毫无信心了。

    真心没有攻城的勇气,哪怕城内可能只要一万人。但只要矜君在,真心不敢攻城,也攻不下来。

    “如许吧。”祝霖道:“往东边逃,去落叶城,从那里北上返回越国!”

    南宫傲道:“那可是足足四百里。”

    太子宁翼道:“会不会落叶城也已经失守了?”

    众人陷入了沉默。

    这十几万大军一旦往东去落叶城,四百里距离至少要走七八天以上,甚至十天以上。

    且不说这个过程中士气崩溃,而且面对断粮危机,随时可能被沙蛮族袭击。

    关键是万一大军行到中央的时候,矜君再一次率领两千沙蛮族武士狂奔去落叶城,再把落叶城夺了该怎么办?

    这是非常有可能的。

    哪怕先让越国大军走二百里,矜君率领两千人依旧可以或许比他咱们更早赶到落叶城。

    这些沙蛮族的疯子在丛林中如履平地,速率飞快。

    而到了那个时候。

    十几万大军奔波了近十天,已经彻底筋疲力尽,若是发现落叶城已经失守了,间接不用打了,彻底原地崩溃。

    如今这个局面,攻城也不能攻。

    退去落叶城也不行。

    祝霖道:“张召呢?”

    “在断后,正在结阵,准备抵御苏难率领的沙蛮族主力。”

    祝霖道:“南宫将军,你率领一万骑兵带足粮草,用最疾速率去落叶城,务必赶在矜君之前进入落叶城,那是咱咱们唯一的生路了。你的骑兵速率快,应该可以或许赶在矜君眼前夺城!”

    南宫傲一愕道:“祝霖大人,要不你率领一万骑兵动身去落叶城,我率领主力在后面跟随?”

    如今的局面已经非常清楚,谁跟着主力大军就最危险。

    祝霖大将军道:“就这么定了,张召率领五万大军断后,南宫傲率领一万骑兵在前面开路,全速赶往落叶城,我率领主力在中央。”

    太子宁翼一愕,那……那我呢?

    祝霖一开端没有说太子宁翼的支配,便是想要让他主动开口。

    此时,跟随主力是最危险的。

    但祝霖还是盼望太子可以或许主动开口留下来,跟随大军主力,如许一来对士气起码有一点感化。

    宁翼没有开口。

    祝霖内心一声叹息道:“太子殿下和南宫傲将军一路,率领一万骑兵,全速东进,进驻落叶城,准备接应主力大军。”

    “好!”宁翼道!

    ………………

    一刻钟后!‘’

    越国十六万大军分为了三股。

    张召五万大军,结阵断后。

    太子和南宫傲率领一万骑兵,全速前往落叶城。

    祝霖十万主力,在中央。

    “驾,驾,驾……”

    太子宁翼迫不及待翻身上马,率领一万骑兵滚滚而去。

    这个鬼地方,他半刻都不乐意呆了。

    他要在最短的光阴内离开这里,他要去一个有城墙的地方。

    “走,走,走……”

    十万主力大军见到太子和一万骑兵走了。

    顿时觉得自己遭到了背叛。

    太子竟然逃了,竟然把咱咱们抛下了。

    此时,在越国十几万大军心目中,太子宁翼的形象彻底倒塌。

    …………………………

    “驾,驾,驾……”

    太子宁翼率领一万骑兵,不停往东,不停往东。

    结果刚刚跑了几十里。

    忽然前面有斥候来报。

    “殿下,前面的路断了,堆了很多乱石,和木头。”

    路被堵住了,骑兵还可以或许绕开,但很多运粮车却绕不曩昔。

    太子宁翼毛骨悚然。

    会不会有埋伏?

    “大军结阵,准备迎敌,准备迎敌!”南宫傲下令。

    结果!

    只是虚惊一场。

    整整花了一个多时辰,才把路上堆积的乱石和木头清理干净。

    一万骑兵再一次动身。

    但是……

    又跑了不到三十里。

    前方又传来了急报。

    前面的路又断了,这是是塌方,有数的泥土乱石堵在路上。

    南宫傲又下令:“大军列阵,列阵。”

    一万骑兵又再一次在这狭窄的地形内艰难地布阵,几乎处处都是破绽。

    但……又是虚惊一场。

    整整三个多时辰。

    前面的途径才彻底清理干净。

    大军持续前进。

    但哪怕是骑兵,也已经彻底疲倦不堪了。

    结果……

    又走了不到三十里。

    前面斥候又再一次汇报。

    前面的路再一次断了,这次是被大水冲毁了,整条路缺了一个大口子,必要临时铺路。

    “能绕曩昔吗?”

    “不能!大山洪冲毁的,从上到下一个弘大的沟壑,修路已经是最短暂有用的法子。而且咱咱们另有马车,另有粮草!”

    不只仅是宁翼,就连南宫傲也要崩溃了。

    “去铺路,铺路……”

    “大军原地列阵,防守,防守……”

    一万骑兵再一次进入了防守状况。

    但是……

    天已经快要黑了。

    而就在此时!

    “嗖嗖嗖嗖嗖……”

    有数的冷箭射来。

    沙蛮族武士真的来偷袭了。

    好吧,也不是有数冷箭,大概便是几百支而已。

    但是,却精准刁钻无比。

    轻而易举带走了几十人的性命。

    越国骑兵纷纷落马。

    敌人在哪里?敌人在哪里?

    “掩护太子,掩护太子!”

    顿时,天涯海阁的二百名武士将太子掩护在中央。

    这条路处于山腰中,两边都是密林,而且山体坡度非常大,沙蛮族的武士又神出鬼没,犹如猴子一样平常轻而易举在树林种窜来窜去。

    基本就抓不住,甚至找都找不到。

    冷箭赓续袭来,带走一波又一波性命。

    骑兵不能入林的。

    南宫傲离开太子眼前道:“太子殿下,能不能借您的天涯海阁武士一用,他咱们是武道高手,可以或许找到沙蛮族武士而且杀之!这支偷袭的沙蛮族武士数目不多的,只要区区几百人而已。”

    太子宁翼本能想要拒绝。

    这天涯海哥武士相对不能离开自己的身边。

    结果没有等到他开口,天涯海阁武士李南风间接拒绝道:“不行,咱咱们的唯一职责便是掩护太子殿下,不能离开一步。”

    南宫傲紧紧盯着太子。

    太子殿下,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能不能不要那么自私?

    太子宁翼道:“李南风,服从南宫傲将军的命令。”

    李南风冷笑道:“咱咱们天涯海阁乃超脱势力,不用服从任何人的命令。”

    宁翼心中松了一口气,他也不乐意天涯海阁武士离开的。

    南宫傲见之,心中大怒,却也无可奈何。

    前面还在拼命地铺路。

    见鬼的沙蛮族武士,专门用箭偷袭修路的士兵。

    几乎每修一尺路,都要支付好几条性命的价值。

    在这个鬼地方,一万骑兵完全被动挨打。

    南宫傲看了一眼,间接下令道:“南宫协,反击!”

    南宫协率领几百名家族武士冲了出去,进入密林内追杀沙蛮族武士。

    但是片刻之后!

    南宫协飞奔回来。

    “父亲,大事不好,大事不好,沙蛮族人要烧树林!”

    这话一出,南宫傲顿时要炸了。

    烧树林?

    矜君这是疯了吗?

    山火一旦烧起来,就无边无尽的,甚至靠人力都无法扑灭的。

    这南瓯国,可是他矜君的故国。

    你为了消灭咱咱们这一万骑兵,竟然放火烧山?

    紧接着!

    无比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东南东南四个偏向的树林,都冒起了浓烟。

    沙蛮族唯恐烧不死宁翼的一万骑兵,竟然用火海包围?

    这里延绵几百里都是山林,一旦放火烧山,那几乎基本就逃不了了。

    “殿下,必需赶紧走,赶紧走……”李南风道:“一旦火势起来,那就跑都跑不掉了。”

    太子宁翼颤声道:“跑,如今还能往哪里跑啊?”

    李南风道:“不停往南,去海边!”

    太子宁翼想起来了。

    对,对,南瓯国靠海的。

    而且为了太子的安全,祝氏家族在海上提前支配了退路,几乎每隔一百里海面上就停泊着一艘船。

    这里距离海边也只要一百多里了。

    这些海船运不了多少人,但是一二百人还是勉强可以或许的。

    可是如许一来,就要将一万骑兵抛弃了啊,这就等于抛下大军,独自逃亡。

    如许……好吗?

    南宫傲冲了上来大吼道:“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您万万不行抛下大军逃跑啊!这是矜君的阴谋,他不是真的放火烧山,他不舍得的,他是一个明君!一旦放火,后果不堪设想,他不会如许做的,他只是故意放出浓烟吓咱咱们的。”

    真,真的吗?

    太子宁翼觉得有些道理。

    然而……

    下一分钟!

    北边,东边,同时冒起了火焰,间接将天空都染红了一小片。

    宁翼惊骇,矜君疯了,竟然真的放火烧山?

    这一万骑兵顿时骚动大乱。

    南宫傲大吼道:“不要乱,不要乱,只要前面的路修好,咱咱们就可以或许离开,千万不要乱,更不要各自奔逃,不要进入两边密林。”

    那两团火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李南风颤抖道:“太子殿下,必需赶紧决断了,马上跑都跑不了了。这山火烧起来,除了天降暴雨,否则基本灭不掉的。”

    “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赶紧南下,从海路坐船离开!”

    宁翼的脑子都要炸了。

    左边南宫傲不停高呼,这是矜君阴谋,等前面修路好了,就可以或许离开这里。

    而不远处的大火越烧越旺。

    我若抛下大军逃跑,岂不是成为了越国的罪人,岂不是声名狼藉。

    李南风道:“殿下,有命在,才有未来啊。如果是敌人来袭,咱咱们两百名高手怎么都能掩护你安全,但这山火咱咱们也没有办法,就算不被烧死,也会被呛死,武功再高也没有用的。”

    “太子殿下,跑吧!跑吧!”

    大火越来越惊人,浓烟越来越密。

    太子宁翼猛地一咬牙。

    “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南宫傲将军,这里的局面就交给你了!”

    尽管这个决定无比艰难,无比羞耻。

    但太子宁翼还是做了决断,间接翻身下马,在二百名天涯海阁武士的掩护下,南下逃之夭夭。

    这一路往南要翻越高山,穿梭丛林,但是有天涯海阁武士掩护,相对是安全的。

    矜君的沙蛮族武士就算再厉害,小我武道是远远不如天涯海阁的。

    几乎转眼之间,太子宁翼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一路往南,翻阅高山,穿梭丛林。

    出海,乘船逃跑。

    南宫傲不敢置信望着这一幕。

    这……这便是越国的太子吗?

    这便是未来的君王?

    陛下虽然刻薄寡恩,虽然败家,但也不怕死啊。

    陛下何等大胆?二十几年前只身入敌营,前年为了演戏更是御驾亲征和吴王十几万大军对峙,完全以身作饵。

    而太子宁翼,这山火还没有烧到,他就抛下大军自己逃了。

    “太子殿下跑了!”

    “太子把咱咱们抛弃了,咱咱们完了,咱咱们完了……”

    “大家跑吧,跑吧……”

    大将军南宫傲拼命高呼:“太子殿下跑了,我南宫傲还在,大家不要急,经心尽力抢修途径,一路离开,千万不要乱,不要逃……”

    但是……没有用的!

    这一万骑兵,有五千是太子从国都带来的,另有五千是一路上贵族子弟投奔的。

    他咱们是锦上添花来的,是追随太子来的。

    结果如今太子都跑了,他咱们彻底崩溃。

    “大火烧来了,跑啊,跑啊……”

    除了南宫家族的骑士和部分禁军骑兵,南宫傲再也节制不住其余骑士。

    这些人犹如鸟兽散一样平常,四处奔逃。

    有的骑马逃,有的抛下战马,撒开双腿逃跑。

    东南东南,到处都有逃跑的人影。

    甚至很多人往后逃,去和祝霖的主力大军汇合。

    南宫傲怒吼:“一将无能,累死千军!我南宫傲真是瞎了眼睛,瞎了眼睛!”

    崩溃也如山倒。

    再也止不住了。

    前锋的这一万骑兵,距离落叶城另有三百里,就已经彻底崩溃瓦解。

    看着疯狂奔逃的骑兵,南宫协道:“咱咱们怎么办?”

    南宫傲咬牙道:“咱咱们可以或许节制的,另有多少人?”

    “不敷三千骑兵!”南宫协道。

    “够了!”南宫傲道:“不计统统价值,不管山火,持续修路!”

    南宫傲的判断是正确的!

    矜君爱惜自己的江山,基本不舍得纵火焚烧。一旦大火蔓延,不知道会把南瓯国民烧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流离失所。

    他完全是吓唬宁翼的。

    宁翼和他的一万骑兵完全犹如惊弓之鸟,草木皆兵,大火刚刚起来的时候,就逃之夭夭。

    你动身仅仅不到两天光阴,一万骑兵散伙了。

    两个多时辰后!

    南宫傲支付了几百条性命的价值,把冲毁的途径修好,

    然后率领着两千多骑兵持续东进,朝着落叶城而去!

    ……………………

    宁翼一旦决定逃亡。

    那就分心致志,一往无前。

    此时,他的内心竟然轻快了很多。

    大军有些时候真的是累赘啊,会把人活活困死,拖死的。

    一旦抛下了大军,山高任鸟飞。

    他有二百名天涯海阁武士掩护,就算在密林傍边也通顺无阻。

    越过高山,穿过密林。

    逃出了几十里之后。

    他转身一看。

    咦?

    怎么没有火光冲天?

    按说大火应该已经彻底烧起来了啊?

    难道,又是矜君的诈兵之计?

    南宫傲的判断竟然是正确的?

    那,那我岂不是要名声扫地了?

    李南风道:“殿下,不要考虑这么多了。南宫傲未必可以或许逃出去的,短短不到一百里,咱咱们又碰到了堵路,又碰到了塌方,又碰到了山洪冲毁途径。距离落叶城另有四百里呢,不知道还要阅历多少事故,矜君的沙蛮族武士在丛林中神出鬼没,南宫傲恐怕不能活着到落叶城的。您只要活着,统统就都另有盼望。咱咱们用最疾速率出海,乘船东进,或许还能用最快光阴赶到落叶城!只要拿下落叶城,届时统统过失都不算什么了。”

    太子宁翼点头认同。

    历史上的君王,不要说抛下军队了,有些就连父母都可以或许扔掉,结果还不是成为了一代雄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于是太子宁翼也不后悔,持续在李南风的背上驰骋南下。

    ……………………

    天涯海阁武士果然厉害啊!

    尽管不是沙蛮族武士,但是武功高啊,哪怕在丛林和高山也如履平地。

    而且,沙蛮族武士也基本不敢来袭扰,关键他咱们追不上。

    短短三个时辰,这二百名天涯海阁高手竟然就狂奔了一百六十里路。

    终于听到大海的声音了。

    终于要逃出身天了。

    紧接着,太子宁翼内心涌起了不详的预感。

    该不会到了海边,矜君又等在那里了吧?

    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啊!

    ………………

    太子多虑了。

    二百名天涯海阁背着他冲出了延绵不绝的密林,离开了海边。

    空无一人!

    “往西,往东不到一百里,都邑有船等我。”太子宁翼道:“往东,往东!”

    因为东边距离落叶城近一些,距离矜君远一些。

    二百名高手沿着海岸线,朝着东边狂奔。

    跑,跑,跑……

    果然,奔跑了不到五十里,就看到了一艘海船!

    太子宁翼喜极而泣。

    太难了,这一路太难了。

    真的犹如噩梦一样平常!

    “快,快去检查海船,是不是有矜君的埋伏!”宁翼下令道。

    顿时几十名天涯海阁的武士冲了出去,间接沿着海面划曩昔,攀爬上了这艘海船,检查船上人的身份。

    没有成就。

    全体都是祝氏家族的水手。

    疾速检查海船,也没有成就!

    “走,走,走,上船!”

    太子乘坐一艘小船,然后上了大海船。

    二百名天涯海阁高手也都上了大海船。

    “起航,朝着东边落叶城偏向行进!”

    海船风帆张开,以每小时二十几里的速率航行。

    站在甲板之上,太子宁翼眼中几乎含着热泪。

    终于逃离生天了。

    这段日子,真的犹如噩梦一样平常。

    “远一点,远一点……”宁翼下令。

    尽管他的命令不清不楚,但李南风还是听懂了。

    “大船远离陆地,远离南瓯国领地航行!”

    “是!”

    海船掉头往南,深入海洋足足几十里。

    望着越来越远的南瓯国密林,太子宁翼终于稍稍放心了一些。

    这个鬼地方太可怕了,简直犹如地狱一样平常。

    此时宁翼看到这南瓯国的密林,就想要呕吐,几乎有条件反射了。

    矜君这个疯子,这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实在让人恐惧。

    太子宁翼是逃进去了,那十几万主力大军呢?

    他已经无力去想了。

    不管了!

    接下来大船靠近落叶城之后,他先想办法让李南风去探虚实。

    如果落叶城没有敌人,那太子就进驻落叶城,等候祝霖主力大军。

    但随时准备转进,返回天南行省。

    如果,十几万大军还在。那他宁翼就还没输,父王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毕竟十几万大军在手,全体南边都要靠这支军队支撑。

    可一旦十几万大军覆灭了?

    那又应该怎么办?

    去天涯海阁避难?

    又或许是间接去炎京,靠祝氏家族运作,依靠大炎皇帝保住他这个越国太子之位?

    总之,我宁翼相对不甘心这么认输的。

    就算我全军覆灭了,矜君大军一定会涌入天南行省。

    届时首当其冲的另有金氏家族,另有沈浪。

    因为到那个时候,全体天南行省唯一的一支军队,便是金氏家族的私军了。

    金卓那几千私军挡得住矜君吗?

    确定挡不住。

    所以金氏家族领地也保不住了,玄武侯爵府也保不住了。

    想到这里,太子宁翼心中又有些许快意。

    我倒霉了,沈浪也跟着倒霉。

    最佳金卓这个蠢货犹如传说那样忠贞正直,战死沙场。

    最佳全体金氏家族都全体死绝!

    而就在这个时候!

    全体大船,忽然猛地动了一下。

    “不好了,船底着火了,着火了……”

    这话一出,太子宁翼毛骨悚然。

    天那?上天啊?你……你竟然这么对我宁翼吗?

    “快救火,快救火啊……”

    水手咱们纷纷救火。

    但是……见鬼了。

    这火基本就灭不掉。

    用水浇上去,竟然还在燃烧。

    而且是绿色的鬼火。

    “呼,呼,呼……”

    一处又一处的鬼火燃起。

    无法扑灭的鬼火,转眼之间,全体船底就熊熊燃烧。

    船底烧穿了。

    全体海船都冒起了大火!

    这当然是白磷。

    这是沈浪放的吗?

    不是!

    是矜君!

    他哪里的白磷?

    沈浪用白磷创造了几次事业,最先是在两年多了。

    沈浪出名之后,很多人都在研究他的奇术。

    包含矜君和大劫寺。

    尽管从未见过面,但矜君不停存眷着沈浪,甚至想办法学习他的很多东西。

    火药造不进去,血脉蜕变也学不来。

    但是,白磷还是学了去。

    大劫寺精晓邪术和炼金颠末过程有数次试验,终于制作出了白磷。

    只不过他咱们的提炼办法落后,产量低得吓人,可是用来焚烧宁翼的海船还是绰绰有余。

    言归正传!

    整艘大船熊熊燃烧,海水赓续涌入。

    “殿下,快走,快走,船马上就要沉了。”

    太子宁翼全体人都麻木了。

    矜君,你是魔鬼吗?

    我为何怎么都逃脱不了你的魔爪?

    很显然,他又又又一次落入矜君的陷阱了。

    放火烧山是假的,便是为了让宁翼抛弃骑兵大军独自南逃出海。

    矜君早就在这些海船上动了手脚了,而且是完全无法检查进去的手脚。

    矜君,你是魔鬼吗?

    为什么我每一步都邑被你算计?

    不……不,是你每一步都在引导我走入陷阱,走入地狱!

    宁翼没有吐血。

    望着熊熊燃烧的大火。

    他收回了一阵阵凄厉的大笑。

    之前在南瓯国境内的丛林中,看到了浓烟,却没有真的大火焚山。

    结果好不容易逃进去的,却碰到了大火。

    太可悲了!

    宁翼,你太可悲了。

    “殿下,快走,快走……”

    天涯海阁高手李南风抱着宁翼,就要跳入海里。

    太子宁翼一动不动,任由别人抱着他跳海,任由别人带着他朝着海岸划去。

    “逃不掉的,你咱们别白费力气了,咱咱们逃不掉的……”

    “哈哈哈哈……”

    太子宁翼仿佛疯了,收回了一阵阵怪笑。

    “矜君就在前面等咱咱们呢,哈哈哈哈哈,逃不掉了……”

    李南风听着这声音,一阵阵毛骨悚然。

    这太子只怕是失心疯了。

    他的内心彻底被矜君蹂躏得崩溃了,完全放弃抵抗。

    果然……

    太子宁翼的直觉是对的!

    整整游了半个多时辰后!

    前面出现了几艘海船。

    矜君出如今船上,他还是那么帅,那么风轻云淡。

    他身边有上百名大劫寺高手,另有沙蛮族高手。

    四艘大海船上都有投石机,另有一坛又一坛的鱼油。

    这几艘海船,将宁翼和二百名天涯海阁高手包围在海面上。

    矜君笑道:“宁翼,是我动手呢?还是你投降啊?”

    跟着他一声令下。

    几百名沙蛮族武士弯弓搭箭,对准了水中的诸人。

    天涯海阁高手李南风道:“殿下,不要投降,咱咱们可以或许掩护你?咱咱们天涯海阁的高手,纵横无敌!”

    “哈哈哈哈,未必吧!”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大劫寺的苦难头陀,武功无穷接近于宗师。

    “我大劫寺一百多名高手,沙蛮族一百多名高手,你咱们游了几十里,内力还剩下多少啊?”苦难头陀笑道。

    海风吹过,矜君拨了拨头发道:“准备动手吧。”

    然后,他返回到舱房之内!

    “矜君,我投降,我投降,我投降……”太子宁翼颤抖高呼。

    李南风怒道:“太子殿下,咱咱们能逃出去,不要投降……

    太子宁翼怒吼道:“要逃你咱们逃,我不逃了,逃不掉了……哈哈哈哈!”

    他又怒又笑。

    差不多十天光阴了,噩梦一样平常的十天。

    “矜君,我投降,我投降……”

    太子宁翼不管不顾,间接朝着矜君的船上划去。

    李南风要拦他。

    “别拦我,你别碰我……”宁翼厉声道。

    一刻钟后!

    太子宁翼被俘,跪在矜君眼前!

    ……………………

    注:第一更送上,本日依旧超过一万五!兄弟咱们持续支撑我,你咱们是我最大能源,戴德莫名!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免费小说网★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xs/9/9803/99553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zxsm2017.com享用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舒适提醒: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便利您下次持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友情链接:华人科技资讯网  新疆人才招聘网  河南省教育信息  钓鱼学习网  卢卡资讯网  新策考研资讯网  三精皮带式输送机网  眉山东坡区妇科医院  古代师徒甜宠小说网  中国调研报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