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76章:浪爷狂热!给太子戴绿帽?

第276章:浪爷狂热!给太子戴绿帽?

推荐阅读:快穿之疯回路转木叶之隐形刺客透视医仙要修仙就上一百层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我能登录游戏农门娘子有点彪锦鲤王妃有空间异侦实录我的妹妹是先知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免费小说网★m.xIaoshuOmI。neT★)    作为一国之主,间接前往另外一个国度的领地,这坏规矩吗?

    当然!

    而且是一种耸人听闻的行为。

    一样平常而言,两国君王如果要见面的话,都邑在两国边境线上搭建一个高台。

    而这个高台的中轴线便是两国的边境线,两国君王依旧在自己的疆土规模之内。

    当然另有一种环境,那便是国事访问,一个国度的君主会进入另外一个国度。

    姜离帝主在位的时候,就有很多国度的太子甚至国君前往大乾王国访问。

    但是姜离死了之后,西方诸国统统气氛就变了。

    不要说君王之间很少互访,就连太子少君也很少访问他国了。

    宁元宪正在练字呢。

    而且还是非常生气地练字。

    因为沈浪的那句话也传到他的耳朵里面了。

    国君的字还不错,但还不够贵气,哪一天我教他一种新书法,相对贵气。

    这下宁元宪不忿了。

    黄口小儿,大言不惭。

    你沈浪的诗词才干无双,这点我认。

    但是要论书法,你哪里比得上我?

    我宁元宪的书法相对是一流,自成一家,这世上恐怕没有比我更贵气的字了,你沈浪乳臭未干懂个屁。

    写完这幅字之后,宁元宪觉得越看越好。

    恨不得把沈浪抓过来,让他睁开狗眼好好看看清楚。

    再拿出沈浪写的字,国君不屑道:“沈浪的字太轻浮了,完全不值一提,不值一提,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大,竟然敢评点起寡人的字来了,真是大言不惭,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大宦官黎隼在边上也不做声,反正如今国君心情高兴,他也就不用违心奉承了。

    在黎隼看来,国君的字是比沈浪好一些。

    但是都称不上什么书法大家,顶多便是好看而已。

    国君的字极尽贵气,恨不得每个字都雕琢一遍。

    而沈浪的字则完全是神经病,有耐心的话时候呢,写得比国君还要精致,没耐心的时候呢,那个字简直就不能叫狂草,十个字有一半要靠猜,跟鬼画符一样。

    总之这爷俩的书法程度,半斤八两,都无法登堂入室!

    当然没有人敢说真相,都把国君的字吹上了天,这让宁元宪飘飘然,真觉得自己时候书法大家级的程度,所以分外喜欢给别人赐字。

    你家母亲过大寿,寡人赐你一幅字。

    你家世子成婚?给你赐一幅字。

    你家三代单传,这又生了一个孙子?来来来,寡人给你赐一幅字。

    国君是有何等恩宠这些臣子吗?也不见得,他便是觉得自己字好,镶傩摆。

    收到字的人有的兴高采烈挂起来,这毕竟代表国君恩宠啊。

    但有一些国之栋梁级的老臣却非常无奈,比如尚书台的宰相祝大人,他本便是书法大家,造诣极高的。

    而且国君对他感情深啊,不管他家里办什么工作,都要赐字的。

    国君给你的字你就要挂起来啊,否则便是藐视君王啊。

    于是一全体大堂,密密麻麻都是国君宁元宪的字,整整几十幅之多。

    别人一看还以为祝相的书法鉴赏程度怎么这么低呢,怎么满屋子都是如许艳丽的字啊?

    偏偏国君还自我感觉优越,动不动就去祝式家族的大堂观赏自己的字,还说书法也是妙手偶得之,很多好字他如今也写不进去了,自己想要看也只能来祝家,真是便宜了祝家了。

    祝相很无奈,他其实很想说陛下既然您那么喜欢的话,就全体都收回去吧。

    当然这话也只能在心中说说。

    祝相对宁元宪的感情很深的,此人不但是他的门生,还是他的女婿,算是他看着长大的,一方面是他的君主,另外一方面也犹如子侄一样平常,还是一种盼望的依靠。

    每一次看到宁元宪如斯自恋,祝相真的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把这幅字也送去给沈浪,去打他的脸。”宁元宪道。

    “遵旨!”大宦官黎隼心中无奈道。

    而就在此时,小黎公公飞奔而入,颤声道:“陛下,吴王来了。”

    越王宁元宪一愕,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人这么不讲规矩的吗?就算君王出访,也要先派出使团提前联系,再由对方君主约请,再挑选黄道吉日出访。

    你吴启就这么过来了?

    你以为这是逛菜场吗?

    不过惊诧之余,宁元宪还是很高兴的,甚至充斥了欣喜,这是弘大的外交胜利。

    一样平常情形之下,都是下国君主拜访上国。

    二十几年前艳州事变之后,吴国大败,但是老吴王也没有主动来访越国,依旧是在边境线上制作一个高台,然后两个国王停止会商。

    会商的结果对付吴国来说当然是丧权辱国的。

    吴国足足割让了九郡之地。

    大喜之余,宁元宪本能就要把行宫内统统的臣子全体召集来,甚至另有调集几万大军,一来给吴王一个下马威,二来见证这一场光辉的外交胜利。

    …………………

    年青的吴王已经做好被折辱的思想准备了。

    宁元宪的虚荣众所周知,之前边境会猎失败让他颜面尽失。

    如今越国大获全胜,而且吴王有求于人,在颜面上当然任由宁元宪予取予求了。

    吴启是抱着卧薪尝胆的心态来求见越王的。

    既然宁元宪爱面子,虚荣得很,那吴王就索性满意到极致。

    我堂堂一国之君都亲自来向你妥协了,你宁元宪也就不要得寸进尺了啊。

    年青的吴王已经决定了,接下来不敢是怎么折辱的工作他都可以或许做。

    比如被越国万人围观讥讽。

    又比如亲自给越王击缶。

    又或许亲自给越王倒酒倒茶。

    姿势他吴启可以或许放到最低。

    但是会商一事上,他相对寸步不让。

    赔款可以或许,但是不要超过五十万金币。

    割让土地相对不行,半个郡都不成。

    吴启已经决定了,宁元宪若不答应的话,他就赖在越王行宫不走了。

    就算几个月我也能赖上来。

    反正我是一国之君,你总不能赶我走吧?

    但是进入了越王行宫了之后,统统都和吴王想象的不一样。

    仓促之间,越王宁元宪迎接的仪式庄重,但相对没有任何欺压之意。

    上百人的仪仗军队,加上十几个重臣,越王宁元宪亲自出迎,毫无折辱之意。

    吴王稍稍惊愕之后,赶紧上前躬身拜下道:“小侄吴启,拜见越王。”

    但是他还没有拜上来立刻就被宁元宪托住了。

    “吴王万万不行,论辈分你虽然小我一辈,但你我都是一国之君,只能平辈论之。”宁元宪道:“说来也真是好笑,吴王的名字和我王叔是一样的。”

    吴王叫吴启,宁元宪的叔叔叫宁启。

    吴王立刻再一次拜下道:“吴启拜见王兄。”

    宁元宪道:“好,吾弟真是英姿勃发,年少豪杰,我前两日派遣使臣约请你来访问我越国,王弟今日就来了,真是让吾喜出望外,这一路上可还好走啊?”

    吴王道:“我刚刚接到王兄约请,心中便无比期切和王兄的再一次见面,有劳王兄挂念,这一路上还算平坦。”

    妈蛋,宁元宪什么时候约请过吴启了?

    而且听这二人的讲话,就好像吴王万里迢迢而来一样平常。

    其实就十几里路,这一路好不好走,你心里难道没数吗?

    越王道:“王弟,你来者是客,你先请!”

    吴王退后一步道:“您是王兄,当然您先请。”

    两小我赓续谦让,末了越王挽着吴王的手臂道:“既然如斯,那咱咱们就联袂而行!”

    然后,两个大王就进入行宫之内!

    ………………

    接下来,越王为吴王举行了迎接宴会。

    两小我只谈诗词歌赋,丝毫不谈国事。

    吴王几次吹捧沈浪诗词之才,越王就几次贬低沈浪。

    这就仿佛两个家长在聊天。

    甲家长拼命夸奖乙家长的儿子,你那孩子真了不得啊,考试全班第一。

    乙家长就拼命贬低,不行不行,才考了98分,另外那两分也不知道是怎么丢的,真是猪脑子一样,没什么出息的。

    总之这场宴会,宾客尽欢。

    然后,然后双方换了一个宫殿,换上庄重但又不是上朝堂的衣衫。

    正式开端会商。

    人数很少,宁元宪这边只带了两小我,吴启也只带了两小我。

    吴王沉默了片刻道:“王兄,卞逍如何能力退兵?”

    非常开门见山。

    宁元宪道:“吴王可以或许支付什么?”

    吴王道:“公开赔礼,从今以后越国为兄,吴国为弟,战争赔款二十万金币。”

    这话一出,宁元宪没有说话,越国礼部尚书却一阵冷笑。

    真是荒谬,如许的条件你也开得进去?

    吴王你谋夺我越国的雷洲群岛,派遣三万大军攻打我怒潮城,而且是不宣而战。

    不只如斯,你还亲率三万大军南下逼近上野城,一副要和我国决战的样子,逼得我王陛下都御驾亲征了。

    也便是我越国壮大,上天庇佑,否则这次只怕要遭遇灭顶之灾。

    若这次输的是我越国,你吴王只怕狮子大张口,不但要咱咱们承认雷洲群岛属于你咱们,而且还要割让起码五郡吧。

    如今你吴国输了,竟然只乐意赔款二十万?

    真是荒谬,世界另有这等便宜的工作吗?

    做梦!

    越国礼部尚书一阵大笑,就要开喷。

    然而宁元宪一举手。

    “吴王,我不要你赔款,也不要你割土,卞逍可以或许退兵。”宁元宪道。

    吴王一愕道:“那王兄想要什么?”

    宁元宪道:“盟约,从今以后吴越两国结为兄弟之邦,没有谁是哥哥谁是弟弟,都是平等的。”

    吴王惊诧。

    这个结果,他更是难以想到。

    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

    越国此时最重要的敌人不是吴国,而是楚国。

    颠末两场败仗,吴国临时对越国已经失去了威胁。

    但楚国依旧势大,咄咄逼人。

    眼前这个局面,很容易构成吴楚同盟,对抗越国。

    所以,宁元宪提前截胡了。

    他不要吴王割土,也不要赔款,只要一个盟约。

    甚至这个盟约都可以或许未必是真的。

    宁元宪道:“吴王,我知道你咱们父子不停把艳州之变当成弘大的耻辱,没有一日不想着夺回九郡之地,没有一日不想着一雪前耻。贤弟也不必卧薪尝胆了,咱咱们两家联手先击败楚国,那九郡之地你可以或许从楚国割走啊。”

    接着,宁元宪拿来了一张地图,指着楚国的疆域道:“贤弟,你要哪九郡,就在这个地图上圈进去。

    这话气势冲天就仿佛已经已经彻底击败楚国,立刻分赃一样。

    吴王陷入了沉默。

    他当然知道所谓的盟约是虚的,完全只是一个政治姿势而已。

    至于两国分割楚国更是无稽之谈。

    对付越国来说,如今最重要的便是平息南殴国之乱,好好治理天西行省,修生养息。

    越国必要一个安宁的内部环境。

    所为的见好就收,便是如斯。

    如今的越国不是扩大期。

    而且越王的这个提议,也确切供给了一种可能性,吴越联手共伐楚国。

    当然距离这个偏向还非常遥远,中途不知道会有多少反复和变故,但起码是一个优越的开端。

    越王在占尽优势的时候,表示出了非常高的姿势,倒是颇有不战而屈人之兵架势。

    越王必要安定的内部环境,吴王又何尝不是?

    这一次他阅历了如斯弘大的失败,也必要收复残局。

    而且国内新老交替,权力过渡也可能会出现一定的动荡。

    如果这一次赢了那统统好说,偏偏又输了。

    吴王想要从新规复至高无上的权势巨子,确切必要很长的光阴。

    越国必要修生养息,吴国又何尝不是?

    所以吴王仅仅思虑了片刻工夫,就间接伸出手道:“王兄,从今以后吴越两国,便是兄弟盟邦。”

    宁元宪握住吴启的手道:“从今往后,吴越两国,守望相助!”

    两个大王真是闻风而动。

    很快就签署了盟约。

    当然,吴王在看到盟约封面的时候,还是心中暗骂了一句娘卖批。

    因为这盟约一明一暗。

    明面上的盟约,便是吴越两国结为兄弟之邦。

    暗地的这份,索性就叫做吴越伐楚密约。

    吴王可以或许想想,虽说是密约,但只要签署之后不超过一个月,包管传遍世界。

    哎,随便签吧。

    吴王无奈了片刻,也就在这份所谓的吴越伐楚密约上签字了。

    如许秀的操纵在地球上也发生了很屡次的。

    比如二战的时候,德国和苏联还签过秘密盟约呢,结果还不是打成一团脑浆。

    次日!

    吴越两国在边境上筑建高台,当着文武百官,当着几万大军的面,两位国君签下了《吴越盟约》,然后传告世界。

    吴越两国正式缔盟。

    世界震惊!

    太意外,太突然了。

    不就之前你咱们还打得你死我活的,死仇啊,如今竟然好得像穿一条裤子似的,你咱们也未免变脸太快了。

    楚国使者还没有赶到越国,就收到了两国的公告,顿时几乎吐出血来。

    一半使团返回楚国,请楚王旨意,另外一半使团持续动身前往越国。

    但这一次出使真是前途堪忧。

    宁元宪下手太快了。

    本来楚国事想要和吴国联手,在外交上狠狠宰越国一刀。

    谁知道宁元宪间接截胡了。

    正所谓应了那句话,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在会商桌上也得不到。

    这下子楚国定然是有麻烦了。

    ………………

    沈浪刚刚离开白夜郡的第三天晚上,就迎来了第一个客人。

    武安伯爵府世子薛磐,而且他身边另有一个绝色小美人。

    之所以说是小美人,因为她看上去至多只要十七岁阁下,非常地羞涩,不时刻刻都低着小脑袋。

    沈浪望着薛磐。

    此人就仿佛换了一张脸,望着沈浪的目光充斥了亲近,就仿佛两人是知己故交一样平常。

    几个月前,薛黎去玄武伯爵府退婚。

    薛磐跟着隐元会去逼债,试图将金氏家族逼向绝路。

    不只如斯,二十年前金宇伯爵借贷一百万金币,雇佣了一万大军和一整支舰队去围剿海盗仇天危,结果全军覆灭,给金氏家族带来了灭顶之灾。

    要论和金氏家族的仇恨,薛氏家族比苏氏家族更大。

    而且金氏家族对薛氏家族恩重如山,对方真的是毫无来由的背叛,最无耻的出卖,几乎将金氏家族置于死地。

    而苏氏家族,不停到木兰退婚的时候,两家才正式翻脸。

    但沈浪之所以先找苏氏家族复仇。

    一是因为赶上了,苏剑亭偷袭玄武伯爵府伤了岳母。

    二是因为国君内心痛恨苏难。

    而薛氏家族却不一样。

    武安伯薛彻是国君的最底细,为他掌管世界情报事务。

    燕难飞也是薛氏家族之人,虽然明面上是越国六大批师之一,而且是南海剑派掌门。

    然而南海剑派就仿佛是黑水台的分号。

    再加上薛氏家族和种氏家族的相对盟友相干,另有三王子宁岐的存在,薛氏家族外面上声明不显,其实非常壮大,根深蒂固。

    苏氏家族外面壮大,实际也壮大。

    而薛氏家族低调,就仿佛一座冰山,看到的只要水面上的一点,剩下百分之九十都在水下。

    沈浪一定要灭薛氏。

    但是从难度上,可能比苏氏家族还要大一些。

    之前的薛磐在金氏家族眼前,何等冷漠傲慢。

    而今日,他的面孔尽管有几分矜持,但是却充斥了笑意。

    “恭喜妹夫,树立不朽功勋。”薛磐道。

    沈浪浅笑还礼,也没有说话。

    薛磐道:“妹夫,你这次进国都一定会颠末琅郡吧。”

    那是确定的。

    此时三王子宁岐率领三万大军镇守琅郡,原本是打算封堵苏难叛军的。

    如今是确定不必要了,苏氏叛军已经全军覆灭。

    沈浪点了点头。

    薛磐道:“三王子殿下想要请您吃一顿饭,特让我前来邀约。”

    沈浪道:“一定要去吗?”

    薛磐道:“当然不是,完全看妹夫自己的意愿,只不过三王子殿下真的求贤若渴。”

    上一次沈浪出使羌国胜利的时候,三王子也已经派人来拉拢过,但是立场很敷衍。

    这次就显得很朴拙了,派来了薛磐这个真正的嫡系。

    薛磐道:“妹夫,我知道我之前做的工作不光彩,但是没有办法,咱咱们薛氏家族完全要服从陛下的旨意,陛下让咱咱们做什么咱咱们就做什么。”

    那二十年前,你薛氏家族出卖我金氏的时候,难不成也是国君的意志?

    薛磐道:“当然我知道,妹夫很难对我薛氏家族释怀,但是慢慢来。有一件工作妹夫或许必要知道。”

    沈浪道:“是苦头欢刺杀我岳父之事吗?”

    薛磐道:“对,那么妹夫可知道苦头欢的真正身份是什么吗?”

    沈浪道:“愿闻其详。”

    薛磐道:“他的名字叫卓一尘,是卓昭颜的义兄,所以他是太子的人,去刺杀金卓侯爵也死活太子的意志。”

    沈浪惊声说道:“竟有此事?”

    薛磐道:“千真万确。”

    沈浪颤抖道:“太可怕了,简直是骇人听闻,苦头欢竟然是太子的人,这个消息也未免太惊人了。太子竟然派人去刺杀我的岳父?今后之后,我和他不共戴天。”

    薛磐道:“沈妹夫,咱咱们双方都有共同的敌人,不如先在一个壕沟如何?”

    接着,薛磐道:“我知道舍妹薛黎不懂事,给金氏家族带来了弘大的伤害,但是薛氏和金氏家族的联姻依旧可以或许持续上来,梦梦你过来。”

    那个绝色小美人走了过来。

    “这位是我的妹妹薛梦,嫡妹,是父亲最宠爱的掌上明珠。”

    沈浪仔细看这个女孩。

    论长相,论温柔,眼前这个女孩确切超过了薛黎。

    薛磐道:“金木聪世子才干横溢,名满越国,和我妹妹薛梦是天作之合,就让这二人结为夫妻如何?”

    沈浪一副非常心动的样子,笑道:“薛梦小姐,金木聪可不像我这么帅,你真的乐意嫁给他吗?”

    这话真心无耻。

    薛梦低声道:“我已经偷偷去看过胖哥哥了,我……我蛮喜欢他的。”

    沈浪道:“那可太好了,不过这件工作我做不了主,必要禀告岳父岳母才行。”

    薛磐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三王子殿下虚席以待,妹夫颠末琅郡的时候一定要前往一叙。”

    沈浪道:“我尽量,尽量!”

    薛磐道:“那为兄告辞了。”

    沈浪道:“薛兄好走,慢走!”

    绝色小美人道:“沈浪姐夫,再见!”

    沈浪柔声道:“薛梦妹妹再见。”

    绝色小美人又朝沈浪挥了挥手。

    薛磐带着妹妹离去。

    ………………

    次日,沈浪持续前行!

    晚上,又包下了全体官驿。

    之前他每一次虽然包下了官驿,但是驿站里的官吏完全当他不存在一样平常,避之犹如蛇蝎,惹不起躲得起。

    而这一次,他没颠末一处,地方官吏纷纷来派马屁。

    还没有到达官驿,里面的官吏就已经提前几十里来迎接,那股子殷勤,那股子讨好,简直连太守都享用不到的报酬。

    沈浪吃过了晚饭,然后回到自己房间之内。

    剑王李千秋就住在隔壁,沈浪进房间之前,剑王低声道:“你房间内有人,而且是一个女人。”

    沈浪一愕。

    莫非是我的木兰宝贝吗?

    她知道我憋的太狠了,所以来抚慰我内心的灼热和空虚吗?

    沈浪这次是憋得真久,差不多一个月了。

    全体人简直就要炸了一样平常。

    推开门。

    果然一个女人背对而立。

    这背影妖娆绝伦,魔鬼曲线。

    “沈公子来了?我已等候多时了。”女人转过身来。

    恰是太子的外室卓昭颜。

    “薛磐已经去见过沈公子了吧。”卓昭颜柔声道:“不过我相信沈公子确定什么都没有答应他。”

    沈浪道:“卓小姐来意如何?”

    卓昭颜道:“太子殿下非常观赏沈公子,真真地观赏。我知道沈公子之前和太子殿下有误会,但是误会可以或许解开的,不是吗?”

    沈浪道:“苦头欢去刺杀我岳父,这么大的误会也能解开吗?太子把我妻子金木兰视为禁脔,这么大的误会也可以或许解开吗?”

    卓昭颜柔声道:“当然可以或许!”

    然后,她轻轻一扯。

    紧身的丝绸裙子落下,里面什么都没有穿,露出了雪白如玉的躯体,一丝不挂。

    然后她玉臂如蛇一样平常缠绕上来,绝美的脸蛋贴了上来,柔声道:“沈公子,春宵一刻值千金,莫要辜负了啊,有什么工作日后再说。”

    ………………

    注:本日更新近一万四,一路奔波这相对是竭尽尽力了。看在糕点这么拼命的份上,月票榜帮帮我,拜托诸位恩公了。

    谢谢沧海一声笑啊笑,懒懒和慢慢,X5M的万币打赏。(【(★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免费小说网★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xs/9/9803/99552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zxsm2017.com享用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舒适提醒: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便利您下次持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友情链接:电脑技术学习网  饮料招商网  孝感纪检监察网  乐骁游戏网  深圳服装定制网  中国肉鸡网  瑞金教育新闻网  轱辘汽车改装网站  花瓣养生新闻网  三戟企业品牌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