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54章:国君被沈浪吓到了!苏难惊噩耗

第254章:国君被沈浪吓到了!苏难惊噩耗

推荐阅读:快穿之疯回路转木叶之隐形刺客透视医仙要修仙就上一百层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我能登录游戏农门娘子有点彪锦鲤王妃有空间异侦实录我的妹妹是先知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免费小说网★m.xIaoshuOmI。neT★)    (恭喜丁小傲成为本书新盟主,戴德涕零)

    越国天北行省,上野城内!

    全体都邑都变成为了一个弘大的军营,国君宁元宪举巨债做军费,御驾亲征。

    几十里的防线上,已经调集了十万大军。

    每一天的金币,犹如水一样泼洒出去。

    但是宁元宪丝毫不心疼,只要渡过了这次危机,区区几百万金币的债务又算得了什么?

    精致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便是败家。

    或许是因为金币的刺激,又因为国君在,天北防线上的越国大军士气冲天。

    大决战的气息越来越浓。

    甚至越国军队还几次主动反击,打了好几场小型战役。

    三王子宁岐性格虽然有点冷爆,但在战场上是真厉害,天生的猛将。

    几战皆胜。

    不只如斯,这位三王子天天都在叫嚣。

    “吴王小儿,敢过来与我一战吗?”

    “吴王小儿,乳臭未干,还不配与我父王一战!”

    这些喊话还是正常的,忽然三王子身边猛地出现了一声爆裂巨吼,犹如雷鸣一样平常。

    “吴王小儿,过来舔爷爷的大鸟!”

    顿时,统统人朝着此人望去。

    简直便是张飞在世,樊哙重生。(当然这世界没有这二人)

    此人名叫蓝暴!

    同样是二十年前那一场惊天大决战的战争难民。

    大炎帝国和姜离帝主的那一场世界大决战后,至少降生了几百万的战争难民,逃往四面八方。

    苦头欢是战争难民,这个蓝暴也是。

    此人先被种氏家族领养,因为脾气分外暴烈,所以先取名为种暴!

    进入种氏家族后,此人因为血脉天赋惊人,瞬间突起。

    他小我武道谈不上非常高明,但是战场武道简直逆天。

    平时寡言少语,可一旦上了战场,简直就成为了疯子,残忍嗜杀,被人取了外号混世魔王。

    不过此人杀性太重了,种尧侯爵就把他姓氏拿掉,不让他姓种了。

    十几岁后,他跟着兰道巨匠习武,于是改名兰爆。

    但二十八岁的时候,他被兰道巨匠逐出了师门,因为杀性实在太重了。

    这个兰也不许姓了,就改成蓝暴!

    “吴王小儿,你给我过来,老子要日爆你!”

    “吴王小儿,老子要捏爆你的卵蛋,撕掉你的腚,哈哈哈!”

    这个超等猛将的声音犹如雷霆一样平常,隔着好远都听翟勖清清楚楚。

    年青吴王面不改色。

    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但是心腹的宦官却可以或许清楚看到,他的手指骨节已经突出,心中已经非常生气了。

    “陛下,越王又增兵了。”大将军吴直道。

    吴王道:“还增兵?宁元宪疯了吗?越国还能从哪里调兵?”

    大将军吴直道:“艳州。”

    吴王倒吸一口凉气:“艳州十万大军,已经被他调来大半了,还要从卞逍哪里调兵?他彻底疯了。”

    吴直道:“最近越王大军每日都在挑衅,特别是那个蓝暴,几次率军反击。”

    吴王目光一寒道:“稳住,稳住!”

    宁元宪疯了,他可没有疯!

    这一次他的计谋偏向很简略,接着苏难谋反的天赐良机,夺取雷洲群岛,甚至进一步夺取金山岛。

    如斯一来,就相当于一把利剑顶在越国的肚子上。

    一旦实现为了这个计谋偏向,接下来就随机应变了。

    苏羌大军若横扫全体天西行省,间接杀到越国国都脚下,那宁元宪后方大乱,所谓的御驾亲征就成为彻底的笑话。

    到那个时候,才是他吴王南下雪耻的时候,之前割让的九郡全体都要夺回来。

    而那个时候,越国至少有丢掉三分之一的疆土,彻底沦为二流的王国。

    吴国一跃而上,取而代之成为南边霸主。

    大将军吴直道:“陛下,宁元宪如斯疯狂,我怕他有一天会忍不住,间接和咱咱们决战。而咱咱们若没有准备充足,恐怕会吃大亏。”

    吴王皱眉。

    他率军南下本是演戏,是为了夺取雷洲群岛而做的计谋掩饰。

    没有想到竟然间接触怒了宁元宪这个疯子,竟然御驾亲征,一副要决战的架势。

    吴王无奈,也只能赓续增兵。

    但吴国毕竟二十几年前阅历了艳州之变后,气力大损,国力和越国有差距,总兵马不如越国。

    “再曾兵两万!”吴王道:“越王在城,咱咱们在野,一定要坚持兵力优势。”

    大将军吴直道:“咱咱们也无兵可调了。”

    吴王道:“从西边调,艳州守军已经不敷四万,咱咱们大军也不必囤积在那里这么多。”

    此时,一名黑甲武士走了进来,此人是吴国黑水台的一名千户。

    “陛下,仇嚎已经正式投降我国,夺取怒潮城,夺取雷洲群岛机遇已来!”

    工作成为了!

    吴王兴奋地站起!

    越王宁元宪对雷洲群岛,对怒潮城不看重,但是他看重啊。

    因为雷洲群岛距离越国近,一旦拿下来,就等于堵住了越国的东大门。

    宁元宪已经老了,只存眷陆地,不存眷海洋。然而吴王却知道,如今海上商业越来越繁华,夺取海上商业有何等重要。

    “命令大军登舰,顺流而下,先在天风城调集,汇合仇嚎大军,南下攻打怒潮城,夺取雷州群岛!”

    “遵旨!”

    吴王旨意一下,吴国两万多大军,登上各式各样的舰船,浩浩荡荡南下。

    夺取怒潮城,夺取雷州群岛正式开启!

    ………………

    越王宁元宪眉头紧皱。

    外面猛将蓝暴的雷霆一样平常的怒骂声就算隔着那么远,还不停钻进他的耳朵。

    太粗俗了。

    简直把吴王的妻子,父母,包含吴王自己全体日过了一遍。

    宁元宪是精致人,最见不得这种粗俗之话。

    但蓝暴毕竟是自己一方的超等猛将,最近这段光阴频频反击,小规模战斗几乎战无不胜。

    但一样平常情形下,此人宁元宪是不敢用的。

    嗜杀无度就不说了,关键是毫无军纪,而且粗俗不堪,宁元宪很不喜欢。

    所以上一次边境会猎,宁元宪就把他排除在外,如今想想真是有些后悔。

    “陛下,威武公那边问,是不是可以或许动手了?”

    宁元宪皱起眉头!

    按说如今是动手的好机遇了,因为全体世界都相信宁元宪要和吴王决战。

    为了演这一场大戏,宁元宪御驾亲征,把统统名将都调来不说,而且间接向隐元会借贷了二百多万金币作为军费。

    艳州防线上的吴军,已经比较空虚了。

    “不,还不到时候!”宁元宪道:“敌人在什么时候最抓紧,甚至毫无戒备?”

    黎隼大宦官道:“在咱咱们越国最危险的时刻。”

    宁元宪道:“苏难谋反的那一刻是我越国最危险的时候,也是吴国最抓紧的时候。那时才是卞逍疯狂反击之时,打一场震惊世界的剧烈大战,杀吴国人头滚滚,杀得周围诸国心惊胆寒,杀得楚国缩转头去!”

    “命令郑陀持续示弱,关闭白夜关,不要表示出任何南下的意思!”

    “是!”

    黎隼大宦官头皮一阵阵发麻。

    他也觉得国君疯了,这一场豪赌太大了。

    完全是踩在钢丝上跳舞,一旦掉上来,下面便是有数利刃!

    “但愿张翀和沈浪这条小毒蛇不要让寡人失望啊!”宁元宪道:“盼望这两小我加上郑陀,可以或许将苏难叛军堵在白夜郡内!”

    黎隼不敢说话,但是太难了!

    张翀手头就三千人,沈浪手中就几百人,就算有郑陀大军策应。想要堵住苏难叛军,真是千难万难。

    其实国君比任何人都急。

    白夜郡完全是苏难的地盘,沈浪和张翀完全是深入虎穴,九死一生。

    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沈浪别的本事没有,但祸害人的本事,应该还是有的。

    白夜郡的局势究竟怎么样了?

    沈浪,张翀你咱们千万不要让寡人失望呀。

    此时,小黎公公飞快冲了进来道:“陛下,白夜郡急报!”

    宁元宪猛地站起。

    甚至不等黎隼经手,他间接就一把抢了过来。

    看完这封密信之后。

    宁元宪感觉到自己的头发一根根都要竖起来了。

    我……我……日啊!

    他是国君,所以很多话要说得光面堂皇,所以口口声声说让张翀和沈浪去白夜郡稳住苏难,不要让他谋反。

    有好些话他不能说,只能给一道旨意,便宜行事。

    他心中知道,沈浪确定会明白他的潜台词。

    搅乱白夜郡,赓续地给苏难制作难题,让他不得安稳。

    但是看完这个密信后,宁元宪还是被沈浪的手腕给惊到了。

    沈浪,你这是疯了吧?

    你这是杀了多少人啊?

    间接杀的,间接杀的,起码好几万吧!

    全体白夜郡被你沈浪祸害死的人,起码有几分之一了?

    你这何止是胆大包天?

    西域商人在白夜郡积聚了几十年的产业,瞬间被你洗劫一空了。

    密信中只提到沈浪裹挟了几万民众,疯狂劫掠,把全体白夜郡全体抢劫一空。

    苏全大军正在疯狂追杀这几万民众。

    最终的结局,密信还来不及细说,因为还没有发生。

    但是宁元宪已经看进去了,沈浪打算把这几万劫掠者都当成牺牲品。

    此子是真的狠毒。

    寡人觉得你能干,觉得你很会祸害。

    但没有想到会祸害到这个地步,凭仗一己之力,简直将全体白夜郡搅得天翻地覆。

    胆大包天!

    国君把密信递给黎隼,咧嘴道:“从今以后,沈浪在白夜郡名声要小儿止啼了,寡人在白夜郡也要臭不行闻了。他便是一个疯子啊,在国都的时候,寡人说的每一句话他听得都认认真真,别提多乖巧了,一到白夜郡就把寡人的话扔到九天云外去了,这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真是被他玩得淋漓尽致。”

    黎隼宦官看过之后,也一阵阵毛骨悚然。

    这,这还是那个光着屁股和宁焱公主睡在一个被窝的小白脸吗?这还是那个乖巧赖皮的小东西吗?

    这不到半个月光阴,全体白夜郡被他洗得干干净净,有好几个都邑几乎被他杀空了吧。统统西域商人,西域武士,苏氏的走狗官僚,被杀得干干净净。

    白夜郡几乎统统都邑,如今都处于无官府状况了。

    宁元宪道:“大家都说我宁元宪杀多,我那比得上这个胆大包天的混蛋。”

    “下旨叱责沈浪,胆大包天,抽他十鞭子。”

    “下旨斥责张翀,他是怎么管的部属,这般行径岂不是寒了白夜郡万民之心吗?”

    国君心中又是震惊,又是狂喜。

    真没有想到,这个小东西能干到这个地步,只不过这胆子也真是大到天上去了。

    “苏难要提前动手,要提前谋反了!”

    “他大概等不到和羌国会师了!”

    黎隼道:“沈浪真有这么厉害?”

    国君道:“真有那么厉害,间接把苏难逼到悬崖边上了。苏难如许的狠毒之人,也只要沈浪更毒之人能力克他。”

    黎隼道:“不过这小贼名声算是彻底臭了,可见他是真没有野心,便是报仇去的。”

    国君斥道:“你这条老狗,用不着旁敲侧击为他说好话,有没有野心,寡人还是看得进去的。”

    黎隼躬身道:“圣明无过于陛下。”

    国君站起身来,激动得浑身燥热,道:“去通知卞逍,准备动手,惊天一击的时刻就要来了!”

    然后,他走到大营外面,拥抱外面的大风。

    真是大风起兮云飞扬!

    大局马上就要开启。

    我宁元宪有卞逍,有种尧,有闫闯,有祝弘主,有张翀这些豪杰大才在,何愁不渡过危机?

    嗯!

    再算上沈浪这条小毒蛇。

    大戏要开启了。

    寡人亲自为你咱们垫场,亲自为你咱们擂鼓。

    卞逍,张翀,沈浪,你咱们三人好好演!

    ……………………

    白夜郡主城!

    苏全从城头上落下。

    紧接着,苦难头陀落下,班若大批师落下。

    十几名高手也纷纷落下。

    只不过有几小我是被杀了之后,尸体落下。

    顶级高手,讲究一击必杀。

    错过了一次机遇,就不会再有了!

    苏全一阵阵爆吼!

    “啊……啊……啊……”

    真是不甘心!

    他亲自出手了,而且还请来了班若大批师,却依旧杀不掉张翀和沈浪。

    那个中年丑男究竟是谁啊?

    竟然如斯厉害!

    有这么一个顶级高手护在张翀身边,从武道上解决张翀的可能性就几乎为零了。

    更别说张翀自己的武功也很高。

    也便是此时张翀暴露在外面了,若是他藏在几千军队傍边。

    就算大批师也不行能对他停止刺杀。

    不过,他苏全剑上已经抹毒了,张翀已经被他刺中了伤口,盼望能死!

    但是他想多了!

    张翀刚刚中央。

    沈浪间接道:“大壮,把张大人伤口上的血全体吸进去!”

    大傻是个变态,虽然谈不上百毒不侵,但是……也相差不远了。

    大傻上前,间接把张翀伤口血液全体吸出。

    顿光阴,张翀几乎都要战栗了。

    因为……这一口吸掉的血,都快有小半斤了。

    别说毒血了,就算正常的好血也被吸了很多。

    “呸!”

    大傻一口吐出,真的足足一百多毫升。

    然后,沈浪拿出小刀,飞快将张翀伤口上的肉全体切掉,接着用针线缝合,敷上伤药。

    举措飞快!

    就算苏全剑上有毒,也已经无碍了。

    接下来,沈浪会开几个方子,让张翀每日服药,拔除余毒。

    他观察地上的血液。

    果然没有猜错,苏全剑上抹了毒,而且是一种毒蛇的毒!

    “无碍了。”沈浪道:“这种蛇毒虽然惊人,但是还来不及进入张大人体内,接下来吃几服药阻止发炎便可。”

    张翀低头看着胸前的伤口,足足有三寸长。

    这苏全武功真高,比起苏难也只差了一点。

    两小我都没有说感谢。

    之前沈浪救了张翀一命。

    而这一次,张翀为沈浪挡了一剑,算是还了。

    但马上沈浪又出手施救!

    所以这种救命之恩,已经纠缠不清了。

    沈浪朝着那个中年丑男道:“宁不硬长公主,之后大战中,请您带着黑水台的高手不时刻刻都掩护在张翀大人身边,不要给苏难任何可乘之机。”

    事实上对付宁洁长公主的存在沈浪都不知道,国君还真是阴险。

    宁不硬?

    统统人顿时朝沈浪望来?

    这……这是什么外号?

    沈浪赶紧闭嘴,真是不好意思,说顺口了。

    宁洁长公主朝着沈浪瞟来一眼,她对男人不感兴趣,但是对男人的龌蹉心思却完全懂。

    沈浪给她的这个外号她秒懂。

    但是,她只是冷冷瞥了沈浪一眼,再也没有理会。

    沈浪笑道:“张公,咱咱们这第一步大功告成为了!接下来,苏难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等不到和羌国会师,他就要谋反了。”

    张翀道:“沈公子厉害。”

    对付这一场大战,最最关键的一点是什么?

    切割苏羌,不让两支大军会师!

    苏难想要一箭三雕,而沈浪又何尝不是用一根胡萝卜吊着苏难的胃口。

    如今,间接将他逼到悬崖上。

    “苏难一箭三雕的计策很好,也狠毒,但便是……太贪心了。”

    张翀同意。

    好处动人心。

    沈浪厉害的一点便是视钱财犹如粪,视权势如粪土。

    在怒潮城一战中,沈浪把这一点表示的淋漓尽致。

    为了夺怒潮城,为了吸引仇天危,金山岛说扔出去就扔出去,几十上百万的金币,说扔出去就扔出去。

    而如今也是如许!

    他率领着几万人劫掠了多少金币?

    天文数字。

    但是他丝毫不放在眼里,便是用来勾引苏难大军。

    几万个暴民带着天文数字的金币,这在苏难眼中完全是一块超等大肥肉,轻而易举就吃到嘴里了,唯一想要的便是吃得完备,别让肥肉跑了。

    就如许,沈浪用这块大肥肉不停勾引,把苏氏大军勾引到了悬崖边上。

    然后,他自己猛地一闪,把几万劫掠者坑死了一大半。

    把苏全大军就晾在这悬崖顶上。

    对付天文数字的金币,沈浪不动心。

    对付几万劫掠者,他也半点不动心。

    如果放在其余枭雄眼中,这几万劫掠者可是几万大军啊,用好了是何等惊人的力量,何等惊人的权势?但是沈浪没有,转身就扔掉了,把他咱们推下悬崖。

    苏难太聪慧了,他想要得太多了。

    所以这一场对决。

    他几乎什么都没有捞到,一箭三雕全体落空!

    如今,苏全大军兵临城下。

    这块肥肉只吃到一小块。

    能怎么办?

    退兵?

    不行能,这对士气是何等打击?

    人家还以为你一万多大军竟然被张翀的几千大军吓退了。

    不退兵,那就围城?

    也不好!

    因为张翀已经拿下了白夜郡主城,而且获得了天文数字的金币,他可以或许赓续征召城民壮入伍。

    只要给张翀光阴,他的军队可以或许一天天壮大。

    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将错就错,立刻攻城。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趁着张翀容身未稳,立刻大军攻城!

    但如许一来就算是提前谋反自立了,也等不到苏羌大军会师了。

    所以张翀说第一步大功告成!

    逼迫苏难提前谋反,割裂苏羌大军会师。

    ………………

    沈浪道:“最晚三天之内,苏难就要宣布起兵反越自立,届时他的一万多大军就会疯狂攻击白夜郡城。到那个时候,您就会承受无以伦比的压力了。”

    可不是吗?

    张翀手中就只要三四千军队,要抵御四倍阁下的敌人。

    这一场守城战注定惨烈之极。

    张翀道:“我只能说竭尽尽力!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国君定的底线!

    把苏难的叛乱堵在白夜郡内,至少一两个月光阴。

    在这个光阴内白夜郡主城沦陷,那沈浪和张翀都算是输了。

    沈浪开好了药方,交给了张翀。

    “张公,短短会面后,又要分离了,趁着苏全大军还没有合围,我要走了。”

    宁洁公主一愕。

    沈浪竟然不留下来守城吗?你又要去哪里?

    张翀道:“这一战的关键在于羌国大军!一旦仍勖羌国和苏氏会师,那咱咱们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必输无疑,凭仗咱咱们几千人基本挡不住苏羌几万大军。”

    宁洁长公主道:“可是陛下的旨意仅仅只是让你咱们拦住苏难叛军一两个月,等到北边战局明朗,主力大军南下,和苏难决战天西行省,将他一举灭之!”

    张翀道:“可是沈公子不想等陛下的主力大军,想要依靠咱咱们两小我,将苏氏家族斩尽杀绝。”

    宁洁长公主瞬间头皮发麻。

    “你咱们疯了?这怎么可能?”宁洁低声道:“你咱们两小我手中军队加起来充其量不过四千,可以或许拖延苏难叛军一个月,就算是弘大胜利,想要灭掉苏羌几万大军,完全是痴人说梦。陛下的旨意说翟勖清清楚楚,让你咱们和郑陀大将军联手,牵制苏难一两个月光阴,为他北边的战局争取光阴!”

    沈浪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接着,沈浪朝着张翀拱手道:“张公,告辞了!请你务必要撑住,至少苦守一个月!届时我一定率领大军前来,和内外夹击,将苏难叛军斩尽杀绝。”

    张翀道:“沈公子保重,我只能说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然后,然后沈浪骑上战马,率领着二百人,一人两骑,飞快离去。

    趁着白夜郡城还没有被敌人合围,从东边城门出去,消失在夜色傍边。

    宁洁长公主望着沈浪消失的身影,低声道:“他去做什么?”

    张翀道:“消灭羌国主力大军。”

    宁洁道:“就,就凭仗他二百人,要消灭阿鲁太四五万大军?”

    张翀道:“而且要在半个月内实现!”

    宁洁长公主全体人都要疯了。

    羌国主力四五万大军,你沈浪二百多人而已,而且你还手无缚鸡之力。

    二百多人想要灭四五万?

    做梦吗?

    宁洁忍不住道:“张大人,沈浪是疯子,难道您也是疯子吗?陛下的旨意清清楚楚,牵制苏难叛军一两个月光阴,不是歼灭啊!”

    张翀道:“公主殿下,您觉得我能挡住沈公子吗?他早就说过要报仇雪恨,要将苏氏家族杀得干干净净的。”

    宁洁道:“他和苏难有什么仇?”

    张翀道:“大概是之前苏氏家族对金氏家族落井下石,而且苏剑亭割了他岳母面前一剑吧。”

    宁洁长公主齿冷。

    就……就这点仇恨?我还以为是杀父杀母之仇呢。

    就因为岳母苏佩佩后背被割了一剑,你沈浪就要杀苏氏全族?

    你,你这心眼也太小了。

    张翀道:“而且,在国都苏难利用何妧妧一案谋害沈公子,试图将他置于死地。”

    宁洁长公主望着张翀良久道:“张大人,你真了不得呀。”

    这意思非常清楚。

    张翀大人你和沈浪在怒江郡相对是生死大仇吧。

    甚至你咱们交手的次数,远远超过苏难。

    结果沈浪对苏难不死不休,对你张翀倒是一副忘年交知己的样子。

    张翀道:“我和沈公子没有私仇。”

    宁洁长公主道:“沈浪就带着二百多人,要去灭羌国主力大军,他打算怎么做?”

    张翀道:“我不知道。”

    宁洁道:“你不知道,你还相信他?还用性命相托?”

    张翀道:“臣别无抉择!这次陛下派我和沈公子二人来白夜郡,外面上是我为主,他为辅,但是沈公子不甘人后,咱咱们总不能内讧吧,所以就他为主我为辅好了。”

    宁洁道:“那你觉得沈浪凭仗二百多人,可以或许灭掉羌国主力吗?”

    “不知道。”张翀道:“大概……能吧!”

    宁洁道:“疯了,你咱们都疯了!这件工作我一定要禀报陛下的,陛下的旨意很清楚,是牵制苏难大军,不是歼灭,不是歼灭!”

    张翀道:“公主殿下请便,但是苏难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咱咱们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

    苏全停止了末了的清点!

    两万劫掠者,被杀了八千,剩下一万多趁着夜色逃出去了。

    而且全体是沿着城墙逃跑的,犹如兔子一样,钻入田野树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只收缴了三十万金币,剩下的都……不见了!”

    “劫掠至多的五千人,被沈浪放进了城内,然后杀光了,这批金币被张翀拿到了,大概会成为军费。”

    苏难真的要炸了。

    合着我一万多大军,辛苦了这么久,临到最终,肥肉被别人叼走了。

    我白忙活一场?

    一箭三雕的计划,全体失败。

    金币没获得,沈浪也跑了,白夜郡主城也没拿下。

    而且,还给张翀送了几十万金币的军费?

    苏全道:“这一次大概丧失了多少金币?”

    “大概百万以上,西域商人好几年的积蓄,全体被洗劫一空”

    苏全眼前一阵阵昏眩。

    主公还想要一箭三雕,结果全体落空。

    真恰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立刻攻城吗?

    那便是提前谋反了。

    羌国大军还没有来会师!

    但是退兵?

    不行能,对士气伤害太大了。

    围而不打?

    也不行,张翀此时容身未翁,越早打越好。

    而就在此时,一个斥候来报!

    “大人,沈浪率领二百武士从东门离开白夜郡主城消失了!”

    苏全颤抖。

    这条小毒蛇又要干嘛?

    他好好的城内不呆,又要去哪里啊?

    很快,他明白了!

    沈浪的偏向或许在羌国,或许是羌国的主力大军。

    “苦难巨匠!”

    没有等到苏全的话,大劫寺的苦难头陀立刻率领两千僧兵飞驰而下追杀沈浪。

    如今沈浪和大劫寺已经仇深似海了。

    紧接着,楚国大批师班若也狂奔而去。

    她的偏向只要一个,剑王李千秋。

    苏全道:“苏庸,把这个噩耗去禀报主公吧,接下来该怎么办?由主公决断!”

    “是!”苏庸翻身上马,朝着镇远侯爵府驰骋而去!

    ………………

    次日正午,镇远侯爵府内!

    苏难拿着苏全的密信,浑身一阵阵颤抖,双手彻底冰凉。

    仿佛完全不敢置信。

    一箭三雕的计划,可谓是妙计安世界。

    虽然谈不上万无一失。

    但也相对是有八九成控制的。

    可以或许获得天文数字的金币,可以或许名正言顺进驻白夜郡主城,还可以或许杀掉沈浪。

    结果呢?

    一样都没有胜利。

    沈浪这小贼又跑了。

    白夜郡主城也被张翀占了。

    那一百多万金币,几乎全体丢了,一半落在张翀手里,成为了他的军费。

    他和沈浪这一次对决,可谓是颜面全失。

    被沈浪噼里啪啦地打脸!

    ………………

    注:第一更送上,连续写了几个小时又饿的发昏了。我去吃饭,然后接着码字。狂求支撑,狂求月票!

    谢谢醋笨笨的万币打赏!(【(★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免费小说网★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xs/9/9803/99552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zxsm2017.com享用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舒适提醒: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便利您下次持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友情链接:碎石土地知识网  广州教育新闻网  手机皮套生产厂家  瑞金教育新闻网  南苑幼儿学习网  广东省党员教育网  李白的诗全集  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  说鱼作文网  绳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