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41章:裂变!陛下处死我吧!

第241章:裂变!陛下处死我吧!

推荐阅读:刑警任务凤云归大明春色锦衣春秋大刁民全能跨界王房产大玩家我家爹娘超凶的狂少归来大尊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免费小说网免费小说网★m.xIaoshuOmI。neT★)    大宦官黎隼真是惊了。

    因为眼前这个老头和朝堂上的那个苏难,真是一模一样。

    别说在外面监视黑水台间谍发现不了,就算隔得这么近,黎隼一下子也辨别不出两人的长相差别。

    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出此人不是苏难。

    因为他和苏难接触得太多了,就算长相一样,气质也截然分歧。

    苏难太危险,刚刚靠近就能感遭到那股让人不适的气息,就仿佛面对一条毒蛇般。

    而眼前这个白叟,虽然也让人觉得阴冷,但却没有苏难那么让人畏惧。

    “你,你是苏难的替身?”黎隼颤声道。

    那个老头道:“不,恰恰相反,是主人不时刻刻在模仿我。”

    顿光阴,大宦官黎隼觉得毛骨悚然,叹为观止。

    苏难扮老,这一点谁都知道。

    他其实比国君大不了几岁,但长年累月扮老,不但头发全白,脸上皱纹,腰背佝偻,看上去完全是七八十岁的人。

    久而久之,统统人都当他垂垂老朽。

    就算知道他是在扮老,但是生理暗示已经非常强烈。

    完全接受了他这个老朽不堪的外表,从而忘记了他的真实面孔。

    这个世界上想要找到一个一模一样的替身是非常难的。

    既然无法让替身长得和自己一样,那苏难就扮得和替身一样。

    此贼真是……牛逼了!

    这位苏白头颤颤巍巍地伸出双手道:“来吧,抓捕我吧。”

    大宦官黎隼道:“苏难去了哪里?”

    苍老的苏白头咧嘴一笑道:“你咱咱们想要抓到主人?不行能的!”

    而就在此时!

    “轰轰轰……”

    这个苏白头手中烛火一落。

    这仿佛是一个信号。

    身后全体镇远侯爵府,火焰猛地冒起。

    然而,不只仅是镇远侯爵府。

    而是全体国都!

    周围十几处地方,几乎同时着火。

    熊熊燃烧。

    “轰轰轰……”

    一个又一个装满鱼油的桶猛地炸开。

    漫天火焰燃起。

    与此同时!

    “轰轰轰轰……”

    仿佛商量好了一样。

    全体国都四面八方,一团又一团火焰冒起。

    从天上俯瞰上来。

    一栋又一栋屋子猛地爆开。

    这不是火药,而是一桶又一桶的鱼油。

    可一旦点燃,爆炸的威力甚至超过火药。

    黑夜的国都。

    一朵又一朵火焰之花爆开。

    “轰轰轰轰……”

    一朵。

    十朵。

    十几朵。

    几十朵。

    一百朵!

    爆开的烈焰,四面八方,此起彼伏。

    全体国都上百处衡宇在熊熊燃烧,而且火势凶猛蔓延。

    有数庶民仓皇逃出,鬼哭狼嚎。

    黑水台大都督阎厄脸色一变道:“去,去朱雀门!”

    这位大督主很厉害。

    刚刚离开镇远侯爵府,听到黑水台武士汇报苏难还在院子里面枯坐,而且自己和自己下棋的时候,大宦官黎隼还高兴,而他却皱起眉头,觉得不对劲。

    此时更是间接翻身上马,带着三千黑水台武士杀向朱雀门。

    “轰轰轰……”

    有数的烈焰,几乎照亮了全体夜空。

    国都内的有数士兵,倾巢而出。

    维持国都庶民次序,而且构造救火。

    全体国都,一团乱麻。

    犹如烧开的水一样平常,彻底沸腾。

    这一把惊天大火。

    基本就无法防备。

    这几百桶鱼油,早就分散藏在国度的每个角落。

    一旦点燃,间接爆开。

    ………………

    此时全体王宫,更是如临大敌。

    统统宫门紧闭,几千名武士守卫王宫的每一处地方。

    任何太监,宫女,嫔妃,没有国君的命令,不得走出门一步。

    但有违反者,格杀勿论。

    几位王子,除了没有人搭理的五王子之外,全体入宫。

    太子和三王子更是身穿甲胄,亲从容王宫守卫君王。

    小黎公公本来打算给国君穿上甲胄,但宁元宪拒绝了,甚至连王袍都不穿,间接穿上最华贵低调的那件暗金龙袍,反而像是一个富贵闲人一样平常。

    他脸上非但不重要,甚至表示得不愤怒,平平淡淡,就仿佛局面一点都不重要,一点都不危险。

    见到如许的国君,王宫内诸人不由得和安静了下来。

    然后,宁元宪间接登到王宫的最高处。

    望着全体大乱的国都,望着有数凄厉的惨叫。

    到处的烈焰燃天!

    尽管消息还没有传来,但国君已经知道,苏难跑了。

    黑水台的消息已经很实时了。

    但还是晚了一步。

    因为苏难那边的消息更快。

    得知羌王暴毙之后,他立刻就跑了。

    就算全体镇远侯爵府被几百名黑水台武士监视包围,但他还是轻而易举脱身。

    “苏难完全可以或许或许秘密地逃走,为何要闹这么大的阵仗?”国君问道。

    太子道:“此人丧心病狂。”

    三王子宁岐心中不屑,道:“父王,苏难这是在示威。”

    “对,他这是在像的示威。”国君寒声道:“之前他扮演了几十年的温顺老狗,撕破脸皮,他间接揭开面具,露出狰狞的獠牙,变成一只恶狼了。”

    可不是吗?

    撕掉面孔之后,苏难瞬间变得凶猛而又高傲。

    这国都漫天的火焰,本是没有必要放的。

    但他还是火烧国都。

    这就犹如一只恶狼,彻底抛开了老狗的假象,朝着宁元宪这头狮子拼命地嘶吼。

    “但他还是像一只地鼠钻洞跑了,哪有半分豪杰气概?”

    ………………

    统统人都猜错苏难了。

    他确切可以或许或许无声无息地离开国都。

    因为,他获翟墼勖羌王暴毙的消息比国君足足早了近两个时辰。

    等到黑水台去抓让,他完全可以或许或许逃出百里之外,进入琅郡了。

    然而,他却没有如许做!

    他两个时辰之前就可以或许或许离开国都,但是他竟然没有。

    他此时,竟然依旧还在国都之内。

    他骑着一匹千里马,全体人挺直犹如标枪一样平常。

    站直之后,将近一米九的身高。骑在马上,依旧气势夺人。

    虽然头发完全染白了,而且比国君还要大几岁,但是脸上没有半分皱纹,

    但他看上去,也至多三十岁。染白的头发,凭添了他独特的气质。

    他苏难武功绝顶,此时处于一个男人最顶峰的状况。

    和他之前七八十岁的吹吹老朽模样,判若两人。

    他身穿黑色软甲,手持玄铁长枪。

    这长枪太重了,所以拖在地上。

    这千里马速率极快,长枪划地,爆出一串串火花,收回一阵阵刺耳之声。

    他的身后跟跟着几十名黑色武士。

    他疾速地朝着朱雀门驰骋而去。

    与此同时。

    从街道两边,一个又一个黑色武士,集聚而来。

    几十人,上百人。

    几百人!

    整整几百骑,犹如一个刀尖一样平常,冲向朱雀门。

    此时,全体国都火焰冲天,一片大乱。

    国都的几个千户所,中都督府,枢密院等等地方,有数的士兵潮水一样平常涌出。

    很快就有军队发现了朱雀小道上,苏难的这几百名武士。

    “你咱咱们哪个部分的,报上番号,报上口令。”

    一支军队,间接拦阻上来。

    “杀!”

    苏难一声令下。

    身后几百名武士,猛地拔出战刀。

    仅仅片刻!

    拦路的军队被斩尽杀绝。

    苏难这几百名骑兵,轻而易举穿透。

    沿着朱雀小道狂奔。

    很快间接冲到朱雀门下。

    “来者何人?”

    “国君有旨,四门紧闭,任何人不得进出。”

    城门之上那个守将放声大吼。

    与此同时,防守朱雀门的上千士兵,整齐弯弓搭箭。

    “立刻停下,否则格杀勿论。”朱雀门守将大喊。

    苏难伸手。

    顿时一根标枪出如今他手中。

    “嗖!”

    他猛地投掷。

    瞬间,这支标枪犹如闪电一样平常飞出。

    速率太快。

    气势太惊人,在空中收回破空呼啸之声。

    那个朱雀门守将飞快躲避。

    但是来不及了。

    “噗!”

    他全体人被标枪瞬间穿透,然后带着飞出了几米,全体人钉在墙上。

    “我乃大盗苦头欢,谁敢拦我?”苏难大吼:“杀!”

    然后,他率领几百名武士疯狂冲杀而去。

    “嗖嗖嗖嗖……”

    朱雀门守军纷纷射箭。

    苏难身后武士飞快举盾挡箭。

    但还是有战马中箭,武士中箭,不过数目不多。

    仅仅片刻工夫。

    苏难麾下的几百名武士,冲上了朱雀门守军军阵。

    骑兵面对步兵。

    这种高速冲锋之下。

    瞬间破防。

    苏难玄铁枪狂刺飞舞。

    基本无一合之敌。

    所过之处,死伤有数。

    所向披靡。

    几乎毫不停留,间接冲到朱雀门下。

    打开朱雀门。

    苏难率领几百名武士,潮水一样平常冲出。

    国都坚城,想要从外面攻破难如登天。

    但想要从里面杀出去,就没那么难了。

    冲出朱雀城之后。

    苏难大笑道:“这便是越国都城吗?这便是天越城吗?我苦头欢进进出出,犹如无人之地,哈哈哈哈!”

    “越国之弱,不堪一击!”

    然后,苏难率领几百名武士,朝着西边狂奔而去。

    仅仅几十里外,就有战马替换。

    只要跑出二百里进入天西行省境内,那就犹如鱼入大海。

    苏难杀出朱雀门后两刻钟。

    黑水台大都督阎厄,另有几路大军都已经追了上来。

    听闻苏难已经跑了两刻钟了。

    阎厄知道,不行能追的上了。

    但是,天越中都督依旧率领几千大军,冲出城去,追击苏难。

    而黑水台大都督阎厄,返回王宫。

    ………………

    “陛下,苏难跑了,以苦头欢的名义,堂而皇之杀出了朱雀门。”

    听到奏报之后,国君宁元宪身体猛地一颤。

    在场统统人都露出不行思议的表情。

    苏难完全可以或许或许无声无息地跑,为何要如许大张旗鼓地跑?

    为了践踏国君尊严吗?

    为了践踏越国国威吗?

    此人老奸巨猾,做事一贯留有后路,这么张狂傲慢,完全不像是他的作风。

    然而国君很快就知道里面的原因。

    苏难此举是要奉告楚国,奉告吴国。

    你咱咱们看看吧。

    越国此时是如斯的虚弱不堪,我苏难区区几百人就在国都中杀了个七进七出。(当然这是夸张说法)。

    吴王,赶紧增兵南下啊。

    楚王,赶紧西进啊。

    越国虚弱,捉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吴王可以或许或许洗刷二十几年前的大败之辱,被割走的九郡,拿回去吧。

    楚王,全体南边就只要一个霸主。

    不是越国,便是楚国。

    如今是您称霸南边最佳的机遇了。

    统统人都被苏难一贯来的恭顺所欺骗了。

    觉得此人虽然做事狠毒,但婉转,喜欢留有余地,喜欢留后路。

    然而……

    谁都不知,苏难此人一旦下定信心,无比之杀伐果断。

    统统人都以为,他只是为了脱身,只是为了在越国朝堂上争夺一席之地。

    所以猜测他不会如斯剧烈,会留下充足的政治后路。

    然而……

    苏难基本不是为了在朝堂容身,而是为了让苏氏家族凤凰涅槃,突起于南边。

    他但最终偏向基本不是想要做权臣。

    而是要成为一代霸主。

    便是沈浪所说的,苏羌一体!

    三眼邪每一年抓捕有数越国奴隶前往羌国。

    苏难每一年贴补羌王有数的金钱。

    这统统都是有偏向的。

    如今羌国两个王后是苏氏中人。

    羌王身边,更是不知道有多少苏氏的潜伏者。

    羌王阿鲁冈暴毙。

    这对苏难来说是一个噩耗,完全打乱了他的节奏。

    使得很多计划都要仓促提前。

    但是……

    这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羌王本便是要死了。

    只不过,死得有点早了。

    羌王若不死,如何苏羌一体?

    如今最重要的工作,便是让太子阿鲁太用最短的光阴内,平息羌国内乱。

    说得更间接一些,便是杀光羌王剩下统统的儿子。

    然后阿鲁太称王,继承他父亲的统统,包含两个王后。

    这也是蛮族的传统,古代中国周边的蛮族也是如许的。一代匈奴死了之后,新的匈奴就会继承老匈奴的统统。

    ………………

    羌国内!

    羌王的尸体依旧被扔在床上。

    天气炎热。

    他的尸体已经臭了,有数苍蝇扑在上面。

    但依旧没有人理会。

    羌王的房间内。

    新王阿鲁太躺在床上,两个绝美的女子和他缠绕燃烧。

    这两人都是羌王已经的妻子。

    苏莫,苏凝。

    此时自然而然成为了阿鲁太的女人。

    对付眼前这一幕,阿鲁太已经渴望很久了。

    苏氏两个女人太美了,他垂涎已久。

    苏莫美眸闪烁着火焰一样平常的光芒。

    羌王暴毙。

    对苏氏是一个坏消息。

    但也是一个好消息。

    她的野心之花,可以或许或许正式绽开了。

    新羌王点燃一根事后烟,舒舒服服地吸着。

    “母后,您是父王的妻子,您觉得父王的葬礼应该怎样办呢?”阿鲁太道。

    苏莫道:“按照历代的规矩,天葬好了。”

    其实每一代羌王临死之前都不想天葬,都想要和越国,楚国的大王一样厚葬。

    建一个大大的陵墓,然后把统统的金银珠宝都放进去陪葬

    然而,每一代羌王都不能如愿。

    因为羌国强者为尊,不因此孝治国,也不因此礼治国。

    新王基本不舍得把有数的金银珠宝给先王陪葬。

    于是,都按照传统来,天葬。

    所谓的天葬,便是把尸体抬到高山之上让秃鹫吃光。

    “行,那就天葬吧。”新王阿鲁太道。

    羌王如何暴毙?

    到如今都没有人过问,也没有人去检查。

    阿鲁太道:“我的那个兄弟咱咱们,调集了一万多人去了北边,霸占了本来的神庙,想要和我对峙,母后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苏莫吻着阿鲁太胸口的恶狼纹身,柔声道:“就让臣妾去见他咱咱们,去解决他咱咱们,臣妾是一个柔弱女子,他咱咱们不会有什么防备的。”

    阿鲁太吸了一口烟,闷在肺里一会儿,然后吐了一个烟圈。

    “好,这统统就劳烦母后了。”

    羌王太后苏莫媚眼如丝道:“那大王就好好犒劳臣妾吧。”

    ………………

    越国王宫!

    苏妃和六王子宁景,惶惶不行终日。

    几日之前,苏妃就大感不妙了。

    何妧妧一案后,国君和苏难撕破脸皮,而且派遣黑水台抓捕苏难。

    那一天起。

    苏妃的宫中就彻底冷落了下来。

    王宫中人嗅觉最灵敏,而且捧红踩黑最实际。

    平常来讨好的嫔妃也不来了,平常疯狂来巴结的太监也不来了。

    虽然天天的饭菜依旧正常。

    但最关键的是国君也不来了,明明应该轮到苏妃侍寝,但他却不来半步,间接宿在卞妃宫内。

    不只仅苏妃惶恐,连他身边的宫女和太监,也仿佛感觉到大祸临头,立场变得冷漠起来,仿佛要想尽办法划清界限。

    而本日晚上,苏妃的天终于塌下来了。

    虽然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工作,但是她的宫中央接进来了几十名武士,虎视眈眈望着她。

    她被软禁了,不能走出这房中一步。

    苏妃心中责怪:兄长你真是太心狠了,为了你自己的野心,为了苏氏家族,完全不顾我的死活,如今你让我如何是好?

    哪怕在宫内,她也仿佛可以或许或许听见外面国都的大乱之声。

    她觉得自己的末日更近了。

    接下来是一杯毒酒?还是一丈白绫?

    六王子宁景知道得稍稍多一些,心中不由得开端诅咒苏难。

    而此时!

    苏妃的宫门打开。

    国君走了进来!

    苏妃一颤,然后间接冲了上去,便要跪扑到国君眼前抱住他的双腿。

    然而……

    她还没有冲到国君眼前就被拦住了,小黎公公间接挡在国君的眼前。

    苏妃一愕。

    平常这个小黎公公是何等讨好?何等温顺啊?

    抬头一看。

    这位小黎公公面孔依旧温顺,表情依旧讨好。

    是了!

    做到黎恩这品级别的宦官,已经不会显著地捧红踩黑了,他咱咱们眼中就只要国君。

    “干什么?一点色彩都没有,你怎么也学得和老狗一样?”国君叱责道。

    顿时小黎公公赶紧退开,心中大喜。

    国君说他怎么也觉得和老狗一样,完全是莫大的夸奖了。

    谁不知道,黎隼公公是除了老祖宗之外,最受国君相信的宦官。

    苏妃这才离开国君眼前,袅袅跪下痛哭。

    “陛下,臣妾虽然身心都在宁氏。但我毕竟是苏氏的女儿,兄长不管犯了什么罪,我作为妹妹也是同罪。陛下处死臣妾吧,但念在之前恩爱情分上,给臣妾一个全尸,也不要怪罪宁景,他是您的儿子,他完全是宁氏之人啊。”

    旁边的六王子听之,本来想要攻讦苏难,此时听到母亲的话后,立刻跪下哭泣道:“父王,儿臣乐意和母亲同罪。”

    国君顿时哈哈大笑,伸手抚摸苏妃的脸蛋道:“爱妃言重了,苏侯没有什么罪过啊?”

    苏妃不由得一愕。

    国君道:“没错,寡人之前是派人抓捕镇远侯世子苏剑亭,那是因为有御史奏报,他公然率领西域武者突袭玄武伯爵府,而且试图谋杀苏佩佩。寡人以孝治国,哪里见得这种人伦惨剧,当然震怒。不过如今已经查清了,突袭玄武伯爵府完全是大盗苦头欢所为,苏剑亭其时在天西行省都督府里面饮酒作诗,完全不在玄武城。”

    苏妃心中加倍害怕,哭泣道:“陛下,您赐我一杯毒酒吧,赐我一丈白绫吧。”

    国君的目光变得加倍温柔道:“爱妃又在瞎说乱想了,你我夫妻恩爱二十年,咱咱咱们还要白头到老呢。”

    苏妃惶恐,但脸上露出温柔痴情的带泪笑容。

    “臣妾之身,臣妾之心,都属于陛下,苏氏有功的话便和臣妾无关。苏氏有罪的话,那臣妾便也有罪,臣妾之命,尽在夫君手中,雷霆雨露,皆是天恩,臣妾对陛下之仰慕爱意,从不改变。”

    国君将苏妃搀扶起来,柔声道:“寡人对爱妃之心,也不会改变。”

    然后,宁元宪更是吩咐道:“夜深了,本日晚上寡人就宿在苏妃宫中了。”

    接着,国君望向六王子的目光也充斥了慈爱。

    “宁景,宫中无事了,你便回去,好好安歇。今日你能不时刻刻守在母亲身边,可见你孝顺,不错,不错!”

    六王子宁景心中加倍战栗惶恐,叩首道:“多谢父亲夸奖。”

    然后,他脸上露出一道下笑容道:“父王母妃安歇,儿臣告退。”

    然后,他无比恭敬地走了出去。

    此时已是夏日,天气也燥热,但是六王子宁景走在路上,却觉得遍体冰凉。

    不由得伸手抱了抱双臂,却依旧觉得冰冷。

    接下来怎么办?

    去太子哥哥府上?还是去三王子府上?

    之前背靠着苏氏,宁景又年青,夺嫡是没有份了。

    所以太子和三王子对他都多番拉拢,这让宁景颇有得意,行事也分外骄纵。

    如今苏氏和父王翻脸。

    宁景感觉到大祸临头。

    今日,如果父王暴怒,大骂他和母妃一顿,那宁景还觉得工作有挽回余地。

    而如今父王非但没有发怒,反而笑意吟吟夸奖了他,而且还留宿在母妃宫中。

    这让宁景加倍不寒而栗。

    ………………

    苏难跑了!

    不,应该说是苏难走了。

    甚至无法说是逃走。

    因为临走的时候,他火烧国都,而且堂而皇之杀出了朱雀门。

    当着世界的面,在国君宁元宪的脸上扇了一个耳光。

    这一举动,让统统人震惊不敢置信。

    这……这竟然是苏难所为?

    他平常为人不是如许的,一点点余地都不留?

    而国都之乱后。

    最最振奋的,便是越国鸿胪寺。

    这里面住着楚国的使者,梁国使者,晋国使者,吴国使者!

    苏难几百人,竟然如许堂而皇之杀出国都。

    而且,而且大火冲天,将国都搅得天翻地覆。

    越国已经如别的强中干了吗?

    楚国称霸南边的机遇,是不是已经来了?

    吴国南下报仇的机遇,是不是已经来了?

    楚国虚弱,已经一年光阴了,连区区一个南殴国都打不下来。

    如今他壮大的面孔彻底被我撕碎了。

    千载难逢的机遇已经来了,还等什么啊?

    而在国都大乱的时候。

    金氏别院也如临大敌。

    几十名武士防守全体别院的每个地方。

    金木聪武功虽然不高,但也抄起了刀子,掩护在冰儿的身边。

    冰儿的肚子已经大得比较显著了。

    虽然不大可能,但还是要以防万一,苏氏家族会狗急跳墙。

    按说应该不会的吧。

    苏难已经冲出了国都,城内应该没有什么人手了啊。

    然而就在此时!

    “砰砰砰砰……”

    忽然,一个又一个木桶从天而降。

    竟然是从不远处,用小型投石机投掷进来的。

    木桶砸落高空之后。

    里面的鱼油拼命泼洒进去。

    “嗖嗖嗖嗖……”

    几十支火箭猛地射入。

    瞬间点燃了大火。

    沈十三,黄凤等人大惊。

    接下来怎么办?

    是护送冰儿和金木聪世子离开,前往帝国大使府?

    还是进入地窖?

    当机立断,沈十三有了决定。

    不能出门,这个时候出门反而危险。

    “快,护送冰儿夫人和世子进入公开密室。”

    “里面的水缸准备好了吗?湿棉被准备好了吗?对外通气的竹竿准备好了吗?”

    然后,黄凤和沈十三护送着金木聪,冰儿进入了公开室。

    “大傻,你没成就吗?”

    大傻很重要道:“我只会挨打,不会打人。”

    冰儿间接冲到大傻眼前道:“大傻,你看看我肚子,里面有一个宝宝,以后生进去后喊你伯伯的,如今有坏人要来杀他,怎么办?”

    “怎么办?”大傻颤抖道。

    冰儿道:“打死他咱咱们!”

    “好!”大傻道:“我打死他咱咱们。”

    进入密室之后,黄凤依旧呆在冰儿和金木聪身边。

    沈十三和大傻,间接守在密室的入口之处。

    与此同时!

    全体金氏别院大火冲天。

    “嗖嗖嗖嗖嗖……”

    一个又一个西域高手,猛地跃入金氏别院。

    为首一人带着面具,依旧是苦头欢的扭曲面具。

    奶奶的,这苦头欢遍地都是。

    很快,全体金氏别院响起了厮杀之声。

    几十名苏氏高手和金氏武士战斗在一路。

    为首之人,带着几十名高手长驱而入。

    间接冲到金氏别院院子,公开密室的入口之处。

    为首之人揭开了苦头欢的扭曲面具,露出了一张冷酷面孔。

    “我叫苏剑彦,镇远侯爵府义子,奉主人之命,前来杀沈浪的女人另有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另外,我还要带走金木聪。”

    “两位要不然让开,行一个便利?”

    沈十三二话不说,举起手中弯刀,淡淡道:“大不了今晚就死在这里吧。”

    大傻拿起玄铁大棍道:“不许碰我侄儿,不然我杀他,我真的会杀人的。”

    苏氏义子苏剑彦呵呵一笑,道:“你咱咱们武功太低,太低了!”

    “你叫沈十三吧,是沈浪的走狗,大概可以或许或许挡得住我两剑!”

    “杀!”

    苏氏义子一声令下。

    顿时,几十名西域高手朝着沈十三和大傻杀了曩昔。

    “一刻钟内,捉住金木聪,杀死沈浪的女人和孩子。”

    “轻而易举,轻而易举啊!”

    不远处的街道上。

    帝国大使云梦泽甚至来不及骑马,间接在街上狂奔。

    此时全体国都戒严,他不能带兵,而且他也没有几个兵。

    于是,他一手高举令牌。

    “我乃帝国大使云梦泽!”

    “我乃帝国大使云梦泽!”

    他一边高呼,身子犹如燕子一样平常跳跃,朝着金氏别院狂冲而去。

    “撑住!”

    “一定要撑住啊!”

    “盼望我还来得及,盼望我还来得及。”

    “不然金木聪和冰儿若死了,我如何向吾弟交代?”

    然而!

    等到云梦泽冲到金氏别院的时候。

    战斗已经结束了。

    他望着满地的尸体,顿时惊呆了。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月票,拜求支撑,距离前面二百多票,感觉累吐血都追不上,呜呜呜!

    谢谢泥岚轩真的几万币打赏!(【(★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免费小说网免费小说网★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xs/9/9803/99552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zxsm2017.com享用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舒适提醒: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便利您下次持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友情链接:万力木业新闻网  中国艺术网  中国建筑装饰网  红盒子网拍基地  九三农垦网  酷兜餐饮管理网  中国商贸协会网  五厘米文化资讯网  电脑技术学习网  广东省党员教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