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28章:浪爷屠刀霍霍!血染朝堂!威风

第228章:浪爷屠刀霍霍!血染朝堂!威风

推荐阅读:快穿之疯回路转木叶之隐形刺客透视医仙要修仙就上一百层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我能登录游戏农门娘子有点彪锦鲤王妃有空间异侦实录我的妹妹是先知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免费小说网★m.xIaoshuOmI。neT★)    祝文华这话一出,在场统统人言官不由得纷纷退后。

    这么天大的案子?

    你牛逼,你先来。

    一样平常来说越国朝堂里面是不大乐意谈论大炎帝国之事的。

    没错,大炎帝国事世界共主。

    但是你的疆域一千四百多万平方公里呢,又没有火车,又没有飞机,怎么可能管得了这么大的地方。

    所以西方世界的世界诸国拜炎帝为天子,但基本上还是各自为政。

    甚至几个国度打成一团,大炎帝国也不会偏袒插手,但是看到哪一方要输得太惨了,就会派人调停止战。

    巴结炎帝那是列国国君的工作。诸国的臣子,你还是老老实实巴结国君吧。

    所以朝堂之上不谈炎帝国之事,基本上是列国的潜规矩。

    可是一旦提进去,那政治优先级就非常高了。

    政治正确害死人啊。

    这就像是唐朝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称帝,李渊为太上皇。

    朝堂之上的臣子也基本上也不会主动去议太上皇如何,你这不是打皇帝李世民的脸吗?

    可是一旦有人提太上皇。

    那么李世民也只能将其余事搁在一边,先议李渊之事。

    否则你便是不孝啊,心中再不舒服也要办。

    祝文华也不是不懂这个道理。

    只不过好不容易可以或许报仇雪恨了,好不容易可以或许将沈浪置于死地了,他又怎么肯放过?

    听到祝文华的话后,国君又冷冷盯了沈浪一眼。

    你干的好事。

    “沈浪,可有此事?你可真的和炎帝国钦犯雪隐勾结?”

    沈浪赶紧道:“冤枉啊陛下!万万没有此事啊。”

    祝文华狰狞道:“沈浪,证据确凿你还还敢抵赖?陛下臣有人证。”

    朝堂不是公堂,不卖力审案。

    但是这件事已经相干大炎帝国谋逆大案,后果太严重了。

    大乾王国帝主姜离试图颠覆大炎王朝,已经被定为数百年来第一罪人,西方文化第一罪人。

    他身边逃生的全体被列为通缉犯,一旦捉住便是诛灭九族。

    雪隐作为姜离的义妹,大乾王国的伪公主,排名大炎帝国通缉犯第五名。

    任何人等,胆敢与之勾结,诛杀九族。

    片刻之后,人证来了。

    便是沈浪使团的一名武士,越国武士。

    祝文华拿出了一副画像道:“你是沈浪使团成员,你可看清楚了,他是不是和这个女人在一路?”

    这幅画像便是十几年前,大炎帝国的通缉画像,还是比较清楚逼真的。

    那个使团武士点头道:“对,便是她。”

    祝文华道:“你确定看清楚了,便是这个女人?”

    那个使团武士道:“这种女子,小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所以只要看过一眼就不会忘记。小人记翟勖清清楚楚,她便是画像上的那个女人。”

    祝文华道:“那圣庙傍边,是不是有她的雕像?”

    使团武士道:“是。”

    祝文华道:“沈浪是不是和这个女人交往甚密?他在羌国之所以可以或许大获全胜,是不是获得这个女人的帮助?”

    使团武士道:“是,沈大人和这个女人非常密切,还已经公开抱着他走路,甚至几天几夜都睡在一路,密切无间。”

    这话一出,统统人目光朝着沈浪望过来。

    甚至国君又冷冷射来一眼。

    彻底的羡慕妒忌恨。

    神女雪隐的名字,谁没有听过啊。

    二十年前就很驰名了啊。

    祝文华道:“那雪隐这个女人呢?此时在哪里?”

    使团武士道:“她跟着沈大人进入国都,应该是住进金氏别院了。”

    沈浪,你这还金屋藏娇了啊,胆子也太大了。

    祝文华寒声道:“沈浪,你如今另有何话可说?雪隐乃大炎帝国通缉犯第五名,用意颠覆大炎王朝政权,任何知情不报者,囚!任何胆敢与之勾结者,诛杀九族。“

    接着,祝文华朝着国君跪下,叩首道:“陛下臣恳请将沈浪诛杀九族,将雪隐捉拿归案,废弃武功,递交大炎帝国。”

    沈浪顿时大呼道:“陛下,微臣冤枉,冤枉啊!”

    哪怕在朝堂上,祝文华的表情也变得有些狰狞。

    沈浪你之前不是很得意,很厉害吗?

    竟然也有本日啊。

    你毁掉堤坝,用洪水淹掉我祝氏家族的百年基业。

    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父亲祝兰亭之死相对和你无关。

    本日我祝文华终于报仇雪恨了。

    父亲啊,你在天之灵看清楚了吗?

    儿子为您报仇了啊。

    祝文华再一次叩首道:“沈浪罪大恶极,臣恳请陛下将他诛杀九族,立刻捉拿大炎帝国钦犯雪隐。”

    沈浪仿佛完全爆发了,他猛地朝祝文华冲曩昔。

    “祝文华,你敢害我,你敢害我姑姑……”

    一声爆吼之下,沈浪猛地一拳,朝着祝文华砸了曩昔。

    “砰!”

    他的拳头狠狠砸中了祝文华的鼻子。

    鲜血顿时飙射进去。

    祝文华的武功虽然也不高,但是面对沈浪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他便是故意不躲。

    硬生生挨沈浪打,非但没有还手,反而间接躺下了。

    只要躺下,才显得足够惨,能力赚取同情分。

    沈浪一把将他按在地上,对着他脑袋,面孔疯狂暴揍。

    “禽兽,畜生。”

    “祝文华你这个畜生,我和你无冤无仇,你竟敢害我。”

    “你竟敢害我姑姑,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砰砰砰砰!

    沈浪阁下开工,顿时将祝文华打成为了猪头,满脸鲜血。

    统统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沈浪这是疯了吗?

    在朝堂之上演全武行?

    关键沈浪你有武功吗?就你那几两力气,竟然还当众打人?

    你出使羌国事有功,但竟然敢在国君眼前打人?

    你这是找死吗?

    没有想到,沈浪你竟然也有如斯昏聩的时候啊。

    自寻死路,自寻死路。

    祝文华就任由沈浪打,目光怨毒地望着沈浪。

    打吧,打吧!

    上天欲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

    你沈浪这次死定了,死定了。

    哈哈哈哈哈!

    祝文华非但没有觉得痛,反而觉得过瘾痛快。

    他挨打可以或许在国君眼前留下深入的印象。

    若是挨打一阵,可以或许让沈浪全家死得更惨,那何乐而不为呢?

    国君仿佛也被这一幕惊呆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

    足足打了几秒钟后。

    国君雷霆暴怒,嘶吼道:“疯了,拿下,拿下……”

    顿时,冲进来四名武士,间接将沈浪抓了起来。

    “绑起来,绑起来!”

    国君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沈浪颤抖道:“朝堂之上,公然殴打同僚,简直耸人听闻,如斯狂妄,如斯忤逆,简直丧心病狂,拉上来杖责,杖责!”

    顿时,沈浪间接被拖了上来。

    趴在凳子上,噼里啪啦地打了十杖。

    这次依旧黎隼大公公亲自打的,间接将沈浪的屁股打得鲜血淋漓。

    沈浪惨叫了几声后,间接昏厥了曩昔。

    祝文华和在场敌人,看得那个过瘾啊。

    咆哮朝堂,当着君王之面殴打官员这个罪名重不重?

    说重也重,当场杀了都不为过。

    说轻也轻,中国古代历史上朝堂斗殴的例子数不胜数,间接打架到皇帝眼前也比比皆是。

    比如明朝正统年间,锦衣卫批示使马顺便是在朝堂上被大臣咱们活活打死的,而且是当着景泰帝的面,被人咬下好几块肉,再活活打死,屌不屌?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沈浪朝堂殴打官员,被杖责十下,也是正常。

    …………

    见到沈浪被杖责,祝文华心中过瘾。

    沈浪,这才哪到哪啊?

    接下来你才是真的惨,你全家都要死光了。

    诛杀九族!

    祝文华一脸血,显得大义凛然。

    他跪下叩首道:“陛下,那个大炎帝国钦犯就在金氏别院中,只要将她抓来,统统就真相大白。”

    国君厉声道:“黎隼,你率领三百武士去金氏别院,将那个女人拿来,若有抵抗者,格杀勿论!”

    “是!”

    黎隼大公公带着三百名宫廷高手,气势汹汹地冲向了金氏别院。

    “捉拿帝国钦犯,有任何人胆敢阻挠,格杀勿论。”

    三百名武士将金氏别院包围。

    然后黎隼公公走进了金氏别院内。

    此时,金氏别院内小冰和神女雪隐面对无言。

    不知道为什么聊不上来。

    小冰已经很极力了,而雪隐也非常温柔,但便是聊不上来。

    黎隼大公公进来道:“请问可是雪隐?”

    神女雪隐道:“恰是。”

    黎隼大公公道:“请跟咱家进宫一趟,不要有任何抵抗。”

    “好。”雪隐道,

    然后,她就进入一个铁轿之内,被八个武士抬着进入了越国王宫。

    ………………

    不久之后。

    雪隐戴着黄色的纸枷锁,步入了越国朝堂。

    顿时,一阵芳香怡人。

    全体朝堂,仿佛春暖花开。

    曼妙婀娜,犹如神女。

    在场统统人官员,不由得有些目光迷离。

    传说中这个女子绝世优美,但驰名不如见面啊。

    望向沈浪的目光加倍充斥了妒忌恨意。

    真是没有想到啊,这神女雪隐竟然如斯年青,看上去至多二十几岁而已。

    在二十年前她就已经是驰名世界的大美人了,如今非但容颜不减,而且更美了。

    如许的美人竟然和沈浪有了一腿?

    上天无眼。

    不过对付朝堂之上的这些精英而言,美色只不过是权力的点缀而已。

    稍稍一瞬间后,立刻转换了念头。

    此女便是雪隐,便是昔时姜离的义妹。

    大炎帝国钦犯第五名啊。

    沈浪这次是完了,真的要被诛杀九族了。

    对付捉拿大炎帝国钦犯,除了晋国之外,其余国度并不积极。

    可一旦被公开揭发,那世界诸国不积极也要积极起来。

    要不然大炎帝国就会觉得,你是不是有什么别样的心思啊?

    祝文华见到这个女人,也不由得一阵恍惚。

    听说这个女人优美,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斯……让人着迷。

    沈浪这小我渣,哪里配得上如许的神女?

    不过就算是神女又怎么样?

    我祝文华追求的是报仇,是权力。

    你就算再是绝世美人,也要成为我报仇的利刃。

    今日我祝文华注定要一战成名。

    沈浪,就让我踩着你的脑袋上位吧。

    祝文华道:“陛下,诸位大人,此时已经真相大白。此女便是大炎帝国钦犯雪隐,大乾王国伪帝主姜离的义妹。大炎皇帝有旨,一旦捉拿,可以或许递交炎京,也可以或许当场格杀。”

    “沈浪勾结钦犯,用意颠覆大炎王朝,俺大炎律,当诛灭九族。”

    祝文华一边说话,一边睁开十几年前大炎帝国的钦犯图像。

    统统人都看翟勖清清楚楚,此女便是图上的这名炎帝国通缉犯。

    国君宁元宪皱眉道:“来人,去传大炎帝国理藩院驻越国司统统官员,前来指认。”

    这毕竟是大炎帝国的事,让炎帝国的使臣前来辨认是最正当不过的。

    “是!”

    黎隼公公真是劳碌命,又带着一队武士,前往大炎帝国理藩院驻越国司。

    沈浪臀后鲜血淋漓,趴在担架上道:“国君冤枉啊,这个女人是我姑姑雪引,吸引的引,而不是隐居的隐。你咱们大家都看看啊,我姑姑今年才二十九岁,而大炎帝国钦犯雪隐已经四十几岁了,你咱们看看清楚,我姑姑像是四十几岁的人吗?”

    确切不像。

    但统统人都清楚地知道,这种大批师是驻颜有术的。

    她便是雪隐。

    祝文华心中不屑,沈浪你把统统人都当成是傻子吗?

    竟然如许公开指鹿为马?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想要垂死挣扎?

    不要做梦了。

    你死定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

    大炎帝国驻越国的使臣全体到场,四品以上总共有五人。

    帝国大使云梦泽为首,另外四人都已经四五十岁以上,都是老理藩院了。

    “外臣拜见越王!”

    云梦泽双膝跪下。

    大炎帝国和越国事互相承认爵位的。

    越王在大炎帝国,也属于顶级王族,仅次于如今的晋王和新乾王,楚王。

    大炎帝国为尊。

    下面五大王国:大晋王国,新大乾王国,大楚王国,大越王国,大吴王国。

    当然,这些王国都是二十年前新封的。

    之前大炎帝国之下,就只要一个王国,那便是大乾王国。

    姜离不只称王,而且晋升帝主,距离皇帝也只要半步之遥。

    那一场惊天大战之后,炎帝国大获全胜,大乾王国四分五裂。

    炎帝册封世界,一举册封了五个王国。

    不过在国内,绝大部分臣子还是称之为国君,而不是称大王,表示宁元宪绝不忘本,这片基业是祖先打下来的,而不是炎帝赐予的。

    “云大使请起。”国君宁元宪道:“这次召你咱们来,便是想要让你咱们指认一下,眼前这个女人是不是大炎帝国钦犯雪隐,是不是伪帝主姜离的义妹?”

    这还必要指认吗?

    明眼人一眼就知道这是雪隐啊。

    但祝文华知道,这个流程是一定要走的。

    就像是后世杀人犯,就算当场被捉住,证据确凿,在法院彻底宣判之前也称之为嫌犯。

    云梦泽看了沈浪的屁股,咧了咧嘴,摇了摇头。

    “吾弟啊,戏演得有点过。”

    沈浪:“哥,朝堂上的是话剧,就要过火,就要夸张。”

    当然,两人这完全是眼神交换。

    然后,云梦泽带着四个炎帝国使臣离开雪隐眼前,仔仔细细观看。

    甚至云梦泽还拱手行了一礼。

    雪隐点了点头,这两人是见过面的,还是熟人。

    还必要辨认个屁啊。

    这便是雪隐,大炎帝国第五钦犯雪隐。

    云梦泽离开国君眼前,躬身拜下道:“大王,此女长得确切和雪隐非常相像。但她并非钦犯雪隐。”

    这话一出,统统人都呆了。

    祝文华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咱们眼睛瞎了吗?

    这明明便是姜离的义妹雪隐,你竟然说不是。

    统统人也一阵错愕。

    祝文华下跪叩首道:“陛下,臣早有听闻,帝国大使云梦泽和沈浪相干莫逆,称兄道弟,他这是在包庇。臣确定陛下派出使节,请大炎帝国派出一个老臣,或许一名皇子前来。”

    这明明便是钦犯雪隐。

    你沈浪想要借着和云梦泽的相干逃脱?

    做梦!

    大炎帝国皇族眼中容不得沙子,只要帝国派一个皇子过来。

    沈浪你依旧要诛杀九族。

    云梦泽,你竟敢暴毙沈浪,也是自寻死路。

    帝国大使云梦泽朝着其余几位帝国使臣道:“诸位先辈,昔时我虽然见过钦犯雪隐,但毕竟年纪还小,诸位年长,记忆深入一些,请你咱们辨认,此女是不是我帝国钦犯雪隐?”

    另外个帝国使臣都四五十岁以上了,仔仔细细看了雪隐之后。

    纷纷摇头道:“不,这基本不是钦犯雪隐,哪有这么年青啊。”

    统统人加倍震惊。

    云梦泽信口雌黄,难道你咱们这些四五十岁的使臣也眼瞎?也胡说八道?

    祝文华都急疯了。

    你咱们眼睛瞎的吗?

    这明明便是雪隐啊。

    她是大批师,驻颜有术啊。

    沈浪你好大的胆子啊,竟敢让全体帝国使臣给你作弊,这下子不但诛杀九族,而且要诛杀十族了。

    顿时祝文华叩首道:“陛下,云梦泽是沈浪好友,他丧心病狂为沈浪包庇,而且威胁收买了其余使臣,请陛下派人出使大炎帝国,让炎帝派人前来指认。”

    国君宁元宪长长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开口道:“我看着也觉得不像,但却不敢包管,如今帝国的四位使臣说不是,那我也正式宁神了。那此案真相大白了,此女基本就不是钦犯雪隐。”

    这话一出,祝文华惊呆了。

    在场很多大臣都惊呆了。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这明明便是雪隐啊,帝国使臣颠倒黑白,怎么国君也你跟着指鹿为马呢?

    惟有祝戎,苏难,王族宁启等等几个少数顶级权贵默不作声。

    祝文华顿时觉得这个朝堂好黑暗啊。

    众目睽睽之下指鹿为马啊。

    连国君都在帮着沈浪舞弊。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是我疯了,还是大家都疯了啊。

    我要把官司打到大炎帝国去。

    我就不信世界没有公理了。

    沈浪此时装着艰难爬起身,一瘸一拐道:“我就说嘛,这是我姑姑雪引,基本就不是雪隐,如今终于真相大白了,姑姑你回家吧,我一会儿就回。”

    雪隐点了点头,然后飘然而去。

    祝文华忽然嘶声道:“陛下,此女便是钦犯雪隐,便是钦犯雪隐啊。”

    沈浪上前,对他又是拳打脚踢。

    “你还敢污蔑我姑姑,你还想要陷害我?打死你,打死你……”

    众人惊诧?

    沈浪,你刚才不是被打烂屁股了吗?不是血肉模糊吗?

    怎么如今大人这么利索了?

    黎隼公公在边上眼珠都要爆进去了。

    沈浪你别太过啊。

    你举措再大一点的,屁股上垫着的沾血软甲就要掉下来了啊。

    到时候,大家都难堪,就别怪我真打你了啊。

    这次沈浪拳打脚踢,祝文华就感觉到痛了,间接被一脚踢中牙齿,鲜血顿时涌了进去。

    “傻逼,我身边有大炎帝国钦犯雪隐这种秘密的消息,凭什么你祝文华区区一个七品御史能知道?当然是我放风给你的啊,不然你以为你能能拿到这种绝杀性的情报?”

    “别说在越国朝堂上,就算在大炎帝国朝堂上,炎帝见了也只会指鹿为马说这基本不是钦犯雪隐。”

    “本日有人要拼命把我捧上天,把我送去沙蛮族做使节,这群人正要出手呢,结果你冲进去救了我,谢谢啊祝兄,你真是好人啊,你咱们一家都是好人。”

    顿时,祝文华完全惊呆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世界太黑暗了啊。

    而国君此时也完全要气疯了。

    沈浪,你太胆大妄为了。

    刚才你打祝文华,还算是为了脱身。

    如今再打祝文华,完全是藐视朝堂啊。

    “放肆,放肆……”国君怒斥道:“黎隼,沈浪君前失仪,拉上来,杖责!”

    于是,沈浪又被拉下上来。

    “啪啪啪啪……”

    沈浪装得凄厉惨嚎。

    但是末了一下!

    “啊……”

    这一声惨叫,几乎震耳欲聋。

    因为真疼啊。

    我操你大爷黎隼,你真打啊?

    黎隼公公手拿着木杖。

    小子,我忍你很久了,末了一下只用了三成不到的力量。

    以后不要太嚣张啊。

    咱家陪你演戏,结果你倒好,明明应该是被打得半死的,还生龙活虎去对人拳打脚踢。

    你这是唯恐别人看不穿我跟你演戏吗?

    你小子这么跳?以后谁还跟陪你演戏啊?

    ………………

    沈浪痛得满脸咧嘴,从新回到朝堂之上。

    黎隼你这个老东西,这个仇我记住了啊。

    竟然真的打我三分之一杖。

    此仇必报。

    定让你小小倒霉一下。

    国君宁元宪道:“所谓钦犯雪隐一事真相大白,完全是子虚乌有。御史祝文华凭空捏造,颠倒黑白,哗众取宠,引发朝局动荡,剥夺统统官职,抓捕入狱,责令大理寺彻查到底。”

    顿时,四名黑武士上前,间接摘下祝文华的官帽,剥夺他身上的官服。

    间接将他拖走,前往大理寺监狱。

    “陛下冤枉啊,冤枉啊……”

    “沈浪,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好凄惨!

    …………

    是啊?

    这是为什么?

    原因很简略!

    雪隐每一次都说在赎罪。

    不管和沈浪还是和钟楚客,都口口声声自己有罪。

    她的身份确切是姜离的义妹。

    但她另有一个身份,大炎帝国郡主。

    昔时她是听从大炎皇帝的命令,潜伏到姜离身边。

    只不过后来,被姜离的人格魅力折服,背叛自己的任务,正式效忠于姜离。

    那一场惊天大战失败,姜离暴毙。

    全体过程非常复杂,波诡莫测。

    姜离武功世界第一,王后也是世界第三。

    又有谁可以或许杀得了这对夫妻?

    为何会忽然暴毙?

    到如今都没有人知道真相。

    但不管怎么样?

    姜离帝主败了。

    而雪隐作为炎帝国的潜伏者,也被当成为了有功之臣。

    但是她没有返回炎帝国,间接宣布和家族断绝任何相干,宣称自己永久是姜离的义妹,而且口口声声说大炎帝国不义,用阴谋杀死帝主姜离。

    炎帝国不好将她身份秘辛颁布世界,所以只能将她列为大炎帝国通缉犯。

    但她毕竟是炎帝的堂妹,帝国亲王之女,而且还是奉命潜伏到姜离身边的有功之臣。

    又怎么可能真正捉拿。

    所以大炎帝国高层,另有世界诸国的顶级权贵,都明白这个秘密。

    一旦见到雪隐,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沈浪为了阻止敌人要将自己送去沙蛮族的阴谋,所以将这个秘密杀手锏拿了进去。

    一开端他找的是张翀的二儿子张洵,想让他根据这个罪名弹劾自己。

    于是把雪隐是帝国钦犯的秘密泄露给了他。

    结果,张洵立刻送来密信。

    “沈公子,咱咱们家的恩怨不是了结了吗?你千万不要害我啊!”

    人家这么懂事,又这么聪慧,搞得沈浪很不好意思。

    不过张洵在密信中提了一句,祝文华刚进御史台,年青气盛,英姿勃发。

    于是,沈浪就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祝文华。

    果然!

    新晋御史祝文华迫不及待咬钩了。

    获得雪隐是钦犯的秘密后,欣喜若狂,心想着总算可以或许将沈浪置于死地了。

    总算可以或许将他诛灭九族了。

    不过他没有资格上朝啊,于是他找到了御史大夫王承惆。

    而这位王承惆大人,一天到达都想要干大事,掀大案,越是惊天的越好。

    如许能力显得出御史台威风啊。

    而偏偏以他的级别,还不知道雪隐所谓钦犯的秘密。

    于是,他也迫不及待上马了。

    关键,他也恨沈浪啊!

    于是这就造就了今日朝堂上,沈浪第一战大获全胜。

    此时沈浪发现。

    敌人有时候用好了,比盟友爱用啊。

    盟友这东西,有些时候会坑死自己。

    比如……大尻公主。

    唉!不说也罢,一提就想日死她!

    …………

    国君宁元宪道:“这一折腾都要中午了,抓紧议事。玄武伯金卓剿灭海盗仇天危,拿下怒潮城,有开疆拓土之功,按例应该册封玄武侯,诸卿若无意见,就这么办了吧。”

    此时,沈浪外八字站了进去,犹如螃蟹一样平常。

    手中虚握,仿佛拿着一把屠刀。

    另有谁?

    另有谁敢来阻拦?

    刚才的例子大家都看到了啊。

    有人想要害我,结果被我打得半死,而且官职也丢了,间接被扔进了大理寺监狱。

    想要和我沈浪为敌?

    摸一摸自己的脖子,够不够硬?

    摸一摸自己的脑袋,够不够硬啊?

    谁敢阻挡我家封侯,那便是我沈浪的敌人,一定不死不休。

    我一定弄死他。

    全场比较安静,没有人出列。

    看来刚才沈浪那一战,确切把人有点吓到了。

    你阴人太狠了。

    国君道:“诸卿若无异议,那就这么定……”

    此时,一个大臣出列,寒声道:“陛下,臣检举揭发玄武伯爵府密谋造反,证据确凿!”

    “陛下万万不行册封金卓为玄武侯!”

    “臣请陛下火速派遣黑冰台高手,捉拿金卓。”

    “臣请陛下调集东南之兵,收复金氏家族领地,收复怒潮城。”

    “沈浪入朝居心叵测,是为金氏家族谋反做掩护,臣请将他拿下。”

    “十万火急,否则将酿成惊天剧变。”

    “金氏家族勾结吴国,用意叛国谋反了,臣证据确凿!”

    沈浪眼睛一眯。

    又来?

    本日看来是要爽一个彻底了?

    ………………

    注:第一更大章送上,拜求月票,狂求支撑,诸位大人出手相助,戴德涕零。

    谢谢你我他它她和盧嗣來的万币打赏。(【(★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免费小说网★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xs/9/9803/99552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zxsm2017.com享用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舒适提醒: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便利您下次持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友情链接:重庆新闻网  奇书小说网  摩托车配件网  山东生态农业新闻网  中国智能建筑网  佛山培训新闻网  奇书小说网  武汉工商门户网  中国物流运输网  节能消费领跑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