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推荐阅读:餮仙传人在都市炼尽乾坤脑核风暴地煞七十二变神祇重返十七岁恐怖复苏炮灰修真指南灵武帝尊灵域兵魂

    (★随时随地看小说★百度搜索:小说迷免费小说网免费小说网★m.xIaoshuOmI。neT★)看着钟无英那幅五雷轰顶,如丧考妣的表情,段灵注悄悄的扯了扯夏隐的衣袖“我觉得他能不能撑过本日都成成就,你要不要换个许诺啊”

    寒玉剑君双掌一击,声音清脆,将钟无英的神智从愣怔傍边唤了回来,皱眉道“小子,你这心境也太差了吧不便是剑魄失效了,我辈修行,无机缘固然最佳,若无机缘难道就不修炼了”

    钟无英惨然一笑“先辈说翟墼勖轻巧,师尊曾说晚辈是天生石脉,经脉坚硬如铁,仅凭灵力难以打破桎梏,惟有先代执剑长老遗落在妖族的剑魄或能起效。如今剑魄之力被夏道友无意间破去,却又叫晚辈去哪里再寻一块剑魄来打破经脉的壁垒。”

    “竟有此事”寒玉剑君一把捉住钟无英的脉门,灵力澎湃而出,冲入他的经脉中,半晌后才收手道“果然经脉桎梏极牢,连本座的灵力都难以打破。”

    又转头招呼段灵注等人“小二,你咱咱们几个也过来探探他的经脉,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又或许有没有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种体系体例的记载。”

    钟无英抽回手,颓然道“多谢先辈,既然寻回剑魄无望,这连我师尊都无法可施的工作,晚辈也不敢有劳几位道友了,就此别过”

    “站住”寒玉剑君身形一晃,挡在钟无英身前,“你这是打算去哪儿既然是我灵仙门的弟子害你失去了剑魄,你修为进阶的事自然还得着落在咱咱咱们身上。不是我说,你那师傅剑术是不错,但若论治疗疑难杂症,和咱咱咱们灵仙门比就差远了。小八他咱咱们年纪轻见得少,但他咱咱们上头另有师傅呢,那么多医修,总会有办法的。”

    “可”

    “可什么可,”寒玉剑君挥手打断钟无英的话“眼下妖族大军压境,我临时无法分身带你回灵仙门,你就先和我的弟子在一路切磋切磋,等此间事了,我就带你回门中,一定解决你的经脉成就。”说完,也不等钟无英开口,间接施了一个定身术,就将人拖走了。

    段灵注“啧啧”摇头“师伯还是自始自终的闻风而动啊你说他和那位钟道友的师尊到底什么相干啊这么豪情亲热的揽事。”

    宁白元凉凉的撇了他一眼“你也是个听话不会听重点的,那姓钟的使剑,师伯方才又说了什么神宗,能让师伯忌惮的使剑宗门,除了剑隐神宗,另有哪家另外,”宁白元转头瞪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夏隐“师伯这不是揽事,而是弥祸。别看我灵仙门如今外面风光、妖族、魔修,再加一个虎视眈眈的玉藏派,哪天不必要如履薄冰,如果再因为这件事同剑隐神宗结怨,覆灭不过是在顷刻之间。”

    “哦”段灵注与夏隐恍然大悟,连连点头,不愧是掌门的外甥,这眼光,高屋建瓴,便是不一样。不过,夏隐摸了摸鼻子,刚才脑中有个啥设法主意一闪而过来着,好像是抓到了一点治疗钟无英经脉成就的关键,被三师兄这么一打岔,全忘了。

    宁白元高冷的看了一眼夏隐,总结道“所以,不要说什么医者仁心,有救无类,若不是病患来求,就不要随意出手,万一人家只是在置之死地而后生呢”

    自打结成金丹后,三师兄真是越来越不行爱了,越来越向宁归元那个面瘫脸看齐了。

    夏隐低头“哦”了一声,以眼角的余光目送三师兄的袍角消失,这才舒了一口气,却在转头时冷不防被段灵注贼兮兮的笑容吓了一跳。

    “干嘛”

    段灵注凑到夏隐肩头,贼眉鼠眼道“小八啊我刚才在帐篷里好像听说,你在治伤的时候,剥了那剑修小子的衣服,检查了全身,其时可有什么感想啊”

    同时结的金丹,一个越来越向高冷人才网网进化,一个却越来越向猥琐二逼退化,莫非是二人同时结丹,灵气种属分派不均所致

    夏隐淡然道“见得多了,无甚感想。”

    “见得多了”段灵注给自己的口水噎了一下“小八,你到底剥了多少男子的衣衫啊”

    夏隐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一眼,她发誓永久都不会奉告他,她看得至多的便是的裸体可不是自己剥进去的,而是有人自愿脱的。

    想昔时夏隐还是个小婴儿的时候,不知多少次被他咱咱们抱出去,放在泉水边的岩石上现场参观他咱咱们的沐浴秀。

    场面之辣眼、言辞之大胆,即便是夏隐如许的嫩皮老芯都恨不得自戳双目、自毁双耳。如今想起来,依然是不堪回想、不愿回想啊夏隐打了个哆嗦,慢步走回自己的帐篷里,还是去丹田中用水月心镜湖的湖水来洗洗眼睛吧

    留下段灵注看着夏隐的背影怀疑道“真是的,剥人衣衫的时候不害羞,说起来却害羞了,女人哪”

    可以或许或许重操旧业,当一个名副其实的医修,夏隐还是很感欣慰的,这个世界有着很多神奇的治疗手腕,在前世的她看来,与迷信无异,但放在这里便是起效,夏隐正好用来与前世的知识互相印证,扬长避短。

    一旦沉迷于某事之时,光阴老是会过得快些,直到某一天,纯钧过来通知他咱咱们将医修的营帐后移五里,并送来一堆帮忙的女修士时,夏隐才知道,后方巨擘会晤结束,第一批后援军队已经在丹阳道君的率领下到达了冲波岭。

    “这次来的阵容,相对庞大”纯钧一拳捶在段灵注用来诊脉的方桌上,把他和来复诊的负伤修士同时吓了一跳,段灵注挥挥手,把受伤的修士发配到夏隐那边去换药。没办法,谁叫小师妹手脚利索,给人换起药来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连裹伤的纱布都要包的比他咱咱们俩齐整美观一些呢由他卖力治外伤,那些修士咱咱们的鬼哭狼嚎能少一些

    纯钧呆呆的看着夏隐给那位筑基修士清创换药,喃喃道“乖乖,换个药另有这么多讲究呢不是间接把止血散拍上就行了吗”

    夏隐白了他一眼“那是寻常刀剑之伤,有些妖兽爪牙构成的伤口,带着药力和毒素,不清理干净会留下暗伤,光阴久了,不但修为难有寸进,寿元还会有影响。”

    小修士任由夏隐一双纤纤玉手在他胸口挤捏揉按拍,利索的将白纱布绕体三周半,打结,割断,完工。

    夏隐又顺手递曩昔去一个玉瓶,面无表情的道“祛毒丸,每日服一丸,三日可痊愈。”

    小修士一脸浪漫的樱花粉,颤颤巍巍的接过药瓶,细声道“夏医师,若三日后还不好,我可否再来”

    夏隐刚啜了一口茶,闻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怎会不好这疗法都已经颠末屡次检验了,从未出过错”见那小修士脸上的樱花粉就快变成玫瑰红了,想是没曾见过灵仙门医修威武的小门派修士,心下没底也是有的,当下大发慈悲的转口道“若真不好,再来便是。”

    “多谢夏医师”小修士连声道谢,顶着一脸玫瑰红,飘飘忽忽的出了帐篷。

    段灵注“咭”的一声笑出声来,宁白元“哼”了一声,纯钧“哦”了一声。夏隐无视三人各异的表情与生理状况,收起主任医师的职业冷谈,捧着茶杯对纯钧扬起一个谄笑“还不快说说你那庞大的阵容”

    身为后勤部分的医修,想要了解点前线战况,还得依靠纯钧这类腿勤嘴巴大的(【(★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百度搜索:小说迷免费小说网免费小说网★WwW。XiaoShuomi。Net★)】)

本文网址:/xs/26/26413/1199710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hzxsm2017.com享用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舒适提醒: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便利您下次持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友情链接:乐骁游戏网  乐骁游戏网  秋水山庄网  广东校园招聘人才网  新能源汽车价格表网  重庆商务网  李白的诗全集  彩虹气球网  回龙小学教育网  中国历史知识网